青春随笔

走,挺进无人区冰川!

  • 编者按:高原之上,响起冰镐“锵锵”的撞击声,科考人员捧起土壤,感受其中亿万年由海成陆的时光变迁。走进羌塘无人区,他遇见跳跃的羚羊、奔跑的荒原狼,还有高大的野牦牛,一路翻山谷、过冰河,探寻这片莽莽荒原上人类未曾听见的故事。本期,随殷梓雄同学及他所在的科考队伍,一睹普若岗日冰川的真颜。

    有人说,只有闯荡过无人区,才能说真正游历过西藏;只有穿越过双湖地区,才能说真正闯荡过无人区。而普若岗日冰川,就是藏在双湖地区的绝美秘境。

    普若岗日,意为“银色的碗一样的雪山”。

    在羌塘无人区的最深处,400多平方公里的冰盖犹如硕大的银碗倒扣在高原之上,形成世界上除南极、北极以外最大的冰川。那里冰川、湖泊与荒漠伴生,景色奇美壮观,却因为5500米的平均海拔高度和恶劣的气候让人望而却步。

    这次,我作为助手,有机会随冻土科研人员一睹普若岗日的真颜。

    图片

    普若岗日冰川全景

    一路翻山谷、过冰河,我们的越野车队终于行驶在藏北无人区的莽莽荒原之上。人类文明难以到达的地方为稀有的物种提供了安全的栖息地。

    在这里,成群的藏羚羊在车旁欢快地伴跑,几匹荒原狼远远地瞥了我一眼就转头离开,高大凶猛的野牦牛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冲过来撞翻越野车,反而被我小小无人机的电机声吓得逃之夭夭。

    突然间,大雨冰雹倾盆而至,打在车顶“咚咚咚”响。这是因为走近普若岗日,听到了巨大冰川的心跳声吗?

    图片

    无人区的藏羚羊母子

    雨刚停,高原的阳光就挥洒满地。

    转过一个山口,突然一幅摄人心魄的奇景撞入视野:无边无际的瀑布从天而降,像被施了魔法变成了冰川悬挂在天边。

    前方车辆无法通行,我背上背包,拿起登山杖,迫不及待地想要走近普若岗日,触摸“她”冰冷的面颊。

    然而,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的跋涉是艰难而痛苦的。这里的空气含氧量不足北京的一半,每走一步都要大口呼吸,几米的高差要休息两三次才能走上去。

    再往前走,有一条冰河环卫着冰与雪的宫殿。我们在水深刚过脚踝的浅水区域涉水而过,冰凉的水灌入我的靴子,让我脚趾变得麻木。

    “啊!”突然我脚下一空,陷入河底淤泥之中,惊恐地大叫起来。我越挣扎,下陷得越快,眨眼间膝盖之下都没入泥中,恐惧爬上我的心头。

    “快拉住!”在前面探路的科考队员向我伸出登山杖,帮助我手脚并用地爬离了险滩。

    图片

    我在普若岗日冰川的冰河中冲洗泥泞的双脚

    终于走近普若岗日。

    这座冰雪宫殿,置身其中与远远眺望给人的感受完全不同。形态各异的冰塔、冰凌和冰洞,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莫测高深,让我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统计数据表明: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普若岗日冰川处于退缩状态。有的冰舌一年就退缩了5米,很多冰山变成了冰塔,冰层滴成了冰棱。因此,这里的气候和冻土成为重要的科研课题。

    到达测定的点位,开始挖掘冻土取样。我扎好马步,抡起冰镐大喝一声凿向冰层。然而,虎口震得生疼,冰层却并没有应声而开。这就是保护荒原亿万年的冰雪铠甲啊!

    我发狠地挥动冰镐,任纷飞的冰屑染白了头发和眉毛。“锵、锵、锵……”金玉撞击之声定是惊醒了沉睡的莽莽冰原,“咔嚓”一声打开冰层,看看是谁扰了它的清梦——冰面凿开了!

    看着一层层的土壤被抽取出来,心中不由感慨万千:这里是青藏高原最早隆起的部分,手中土壤留存的是亿万年由海成陆,再由茂密森林变成无际冰原的变迁信息啊……

    图片

    我站在普若岗日冰川的冰墙前

    抚摸着一面近百米高的冰墙,“她”已经不再坚硬,边缘断裂而酥软,消融处不停地滴水。“草原有生命!河流有生命!冰川也有生命!”路上遇见的藏族老人的喃喃低语又回响在我的耳畔。

    也许,人类只有守护了这些生命,才真正地守护了自己的家园。

    责编 : 贺静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