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笔

我读了研究生,却仍对世界一无所知

  •  我喜欢科学。因为当我一次次掉进现实与虚妄的黑暗中时,最后都是循着科学这座灯塔,一步步走出来。宇宙洪荒、因果定律,与人间烦扰无关。即使被现实击倒,即使下一次未必走得出,但那座灯塔上传来的微光和温暖,永不会忘。

    据说,人一共会长大三次。

    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宇宙中心的时候。

       也许每个人出生时都以为这天地是为他一人而存在的,当发现自己错了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我们是不是都曾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是不是都有一个难以名状的微妙时刻顿悟了这宇宙之大?

    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

       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一棵榕树用全身的树叶挡住了风,风不尽。一只飞鸟拼尽力气飞上了天空,天不透。一位行者跨越了万里路,路无穷。生活就如同一个无尽的谜题,当我们剥开了一层壳,却发现后面还有无数层等待着我们。

    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很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做到了又怎样呢?

    ——做到了,就快乐。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但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终于某一天我发现,我们赖以依存的认识世界的结晶——记忆,竟然也不确然可信。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Seeing is believing? 世界是我们逐渐接近且无法抵达的真相?我们都是摸象的盲人?

       于是我发现我读了研究生,对生活的世界仍然一无所知。回答不了「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的命题拷问。看不尽自然科学的高峰,也摸不清社会科学的脉络。不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人代代相传,不变的是什么?又是什么在变?就连读研这件事,明明想去个暖和点的地方,目标本是往南,结果感觉却一路向北。我回顾着过去,生活真的存在着无数个岔路点,映射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这个不知道几维的世界上存在着那么多的现实问题。为什么我不承欢膝下?不走入职场?不恣意生活?由无数偶然组成的我在追逐什么?

       于是我开始寻找科学这座灯塔所传来的微光和温暖——自然科学给了我们刻画世界的标尺,于是我们生活中有了光亮;社会科学给了我们温润精神的河流,于是我们的生活有了温暖。 终于我明白了,我追逐只是简单地因为我希望——迎面而来的那束光可以更亮一些、更温暖一些。时光有期,探索无限,我也不知道在这条路上能走多久或者多远,但能向自己原有的天空之外多瞥一眼真的已经很幸运。

     

       我们如上帝的珠子洒落人间,如果说相遇是一种缘分,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亦是一种必然。但是,能与国科大相遇,雁栖湖一程肯定耗费了我很多很多的幸运值!遇见国科大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雁栖湖畔的天空是这样的自由蓝:我可以在计算机与控制学院开设的课程上分析矩阵的分解变换,为了自己的程序作业痛并快乐地燃烧着时间;可以在公管政策与管理学院开设的课程中领悟社会法理,明晰哲学政策;可以在经济与管理学院开设的课程中了解创新创业,掌握计量财管;可以在数学科学学院开设的课程上深入多元统计,挖掘数据秘密;因为国科大的每一门课程对全校的每一位学生都是开放的!的确,我们全国第二的单人间宿舍偶尔会让我们感到孤单,但是闲暇之余,我们还是会不由自主地乱入到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学院、不同地区的舍友生活里——吐槽八卦学习、生活、人生。遇见国科大,遇见不可思议的自己;遇见国科大,遇见一个可思可议的自己。

    责编 :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