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济医学院举行第一次大楼设计方案讨论会

  • 吴亮其 ()
  • 创建于 2015-11-13
  • 2906

千秋雪落古城寒,青史丹心铸楼兰

——存济医学院大楼设计方案第一次讨论会举行
 

生活与记录生活,是有矛盾的。

选择一样意味着放弃另一样,所谓人生,不外如此。

当日我就曾想下笔,无奈尘间百事,虽通宵达旦,亦未有宽余。转眼数日,新闻都已捂成回忆。此刻夜深人静,我还是想抽点时间来记录一下,因为有一种不灭的情怀自在其中。

新闻并不大——2015116日中午,存济医学院大楼设计方案第一次讨论会在雁栖湖校区举行。

是日,不知是哪位仙女在天上起舞,罗衣上抖落的片片梨花,带着朦胧苍穹的星辉,跋涉千年,以自己的飞舞摇醒沉睡的生活,让整个世界突然变成一座花园……

我驱车行走在京承高速,看到两边的草木在大雪遮盖下怡然静立,带着永恒的美!我的心里却有风在吹来吹去。闪念间我吟出了“雪花载酒雁栖湖”等诗。高福院士独得2015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生命科学奖,是值得好好庆贺。此时的高福院士也确实是冒着大雪在向雁栖湖行进,同样艰苦驱车近百公里来雁栖湖的还有国科大副校长王艳芬教授。我们本可以煮酒湖边,指点江山如画……然而我们并没有。

小小的会议室里,一双双刚欣赏过京城初雪的眼睛聚焦在白墙上,那里有存济医学大楼的设计图!在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崔彤的介绍中,我们看到了一座造型优美,内涵丰富,功能齐全的未来医学大楼,看到了存济医学院展翅腾飞的美好蓝图!

崔总建筑师在风尘仆仆的高福院士走进会议室后开始了设计方案报告。他说久未看电视,有一天凑巧看到央视新闻联播里正在介绍高福院士率队与肆虐的病毒做斗争,为人类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得知自己设计的正是高福院士掌舵的存济医学大楼,肃然起敬之余立志设计和建筑出最好的医学大楼来!盒饭讨论会上,在山西应县千年木塔下长大的高福院士郑重指出:我们必须向历史负责,做出精品,把存济医学大楼建成国科大的一张名片,建成古长城脚下的一处风景,为后人留点历史!

经讨论,大家选出了一种方案,由设计院继续深入细化,择时进行第二次研讨。高福院士向我交代了岗位教授和兼职教授遴选等事宜后,匆匆上车直奔机场,赴上海参加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第六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翌日,在第六届理事会上高福院士当选为新一届理事长,继谈家桢和陈竺等著名科学家之后执掌中国生物工程学会。

行文至此,颇有感慨,乃成诗如下——

青史丹心铸楼兰,千秋雪落古城寒。

多才院士天涯路,万里江山酒一坛。

楼兰曾是丝绸之路上商旅云集的一个枢纽,有整齐的街道,雄壮的宝塔……后神秘消失,然断壁残垣中深蕴的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之辽阔,人生之倏忽,而美之永恒……以楼兰喻筹建中的存济医学大楼,鄙意乃存古济今,贯通中西;希望这里能成为国际一流医学人才与科研成果的输送枢纽,纵使他日楼阁衰败,而精神不灭!另外可意为兰楼,即建在长城脚下雁栖湖畔的存济医学大楼,好比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我常说的酒其实只是一种心情。非微生物发酵之酒精,乃李太白诗意之佳酿;可温暖凛冽的行脚,涤荡繁杂的尘心,抚慰多情的志士。近来目睹存济医学院两位院长高福和周琪为学术奔波天涯,日夜操劳,虽然成果迭出,常可举酒相庆;但也倍觉人才之辛苦,学界似要好好爱惜!

而我本人呢?曾经的我是那么风轻云淡,百事及身,一笑而过……现在跟在两位院长身后劳碌奔忙,“结束铅华归少作,摒除丝竹入中年”,幸耶非耶?

有人小时候听他妈说过一句很逼格的话:“这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于我而言,眼前的就是诗,存济医学院就是我的诗和远方。因为这里蕴含着我的梦想,我选择以最有力的节拍来回应内心的召唤。哪怕为此殚精竭虑,也是诗意的栖居!

成败利钝非所睹,我心安处即吾家!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在路上就好。

吴亮其

201/11/11

于奥北草庐

       
存济基础医学楼可能的方案图


高福院士和王艳芬副校长听取崔彤总建筑师汇报设计方案。

(此外,国科大基建处处长王贤江、副处长张一峰;存济医学院钟良玮教授、杨建虹教授和学院办公室卢莎老师、宋妍婧老师等出席了本次讨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