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空

  • 文/陈艳欣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21-03-24
  • 343

  雁栖湖校区是很美的,天空尤甚。

  或许久居市区,见惯了带着浅色灰霾的天空,仿佛过了一层失落的滤镜。雁栖湖的天空太明媚、也太张扬,以至于乍一看,竟被这浓墨重彩的蓝所惊艳,不敢久视,却无法转移视线。

  无法停止的,还有此前漫长的思念。

  离开的时候,校园里白雪皑皑。地面上的雪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悄悄地化了,砖石和水泥路上蒙着薄薄的冰。草地上已不见绿意,男生宿舍楼下那不知生父的雪人度过了雪生的第45天。

  道路两旁,瘦削的枯枝捧着满树白雪,目送一车又一车归家的学子。当我的脚踏上远行的班车,回头看见的是晨曦间绽放的千万树梨花。

  一步秋冬,一步春夏。转眼春去夏清,晚夏初秋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在蝉鸣的清晨窃窃私语。杨柳依依,千万绿枝自顾自婆娑共舞,指尖轻触碧梢,便传来盛夏的余韵。小桥下是青草的河流,没有潺潺流水,却有年年岁岁的生机在其间川流不息。

  天空之下,万物无声地铺陈着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当我一只脚踏在国科大的土地上,这场独行的舞会就正式开始了。我欢快地漫步校园,轻盈地仿佛长出了灵感的小翅膀。如果说,快乐的鸽子会有金色的翅膀,那我的小翅膀,一定像阳光一样闪耀。

  记忆在时间和空间中流过,留下模糊的片影,在脑中驳杂。只有安静的树不说话,却是这个学校真正的主人春去秋来、人来人往,它无声地迎来送往,见过无数学子夜归时披星戴月,在破晓之际迎着朝阳出发。年复一年,总有学生早出晚归,总有不同的人,走着同样的路——走向教学楼的路,走向科研的路,走向成熟的路。

  如果树会说话,它或许会疑惑地想:“怎么这些人类每年都换脸呢?明明我每年只是胖一圈。”殊不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年的他和往年的他自然是不同的,今年的我与往昔的我也是不同的。回来的心境与初来时迥然不同。第一年,我每次上课都匆匆忙忙。无数次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却不曾抬头看蔚蓝的天空,不曾认真地与草木对话,不曾与花鸟共度悠悠岁月。忙碌让我无数次与风月擦肩而过,我竟然时隔一年才发现这俯仰既拾的绚烂。

  云卷云舒,天空不曾有过 刹那的相同。我只愿每年走在这条路上的不同学子,在埋头行走的时候,不妨 抬头,看看只有雁栖湖边才能看到的蔚蓝,看看只存在于这一刻的,独属于我的天空。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成员)

责任编辑:脱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