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的季节

  • 刘会娟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666

九月,硕果累累。
香槐园里树影斑驳的阳光如往常一样明媚清爽。
在夏天与秋天对话的季节,离别的思绪渐渐弥漫开来。
纷飞的九月,是生命的神采飞扬
活力的九月,是青春的激情释放
繁茂的九月,是辛勤的累累硕果
峥嵘的九月,为你为我为我们写下时光的纪念册
几年前的夏天,就在这里,我们一脸青涩,满怀憧憬,期待着梦想中的研究生生活;
几年后的今天,也是在这里,我们并肩而坐,充满留恋。即将开始人生新的征程;
时光就这样,斗转星移,匆匆而过
我们就这样,花样年华,悄然成长
让我们闭上双眼,让思绪再一次回到几年前。
还记得吗,第一次,我们满怀期待;
还记得吗,第一次看到大海,海水好蓝;
还记得吗,第一次走过香槐园,化物所好美;
还记得吗,第一次自己设计实验,还有点手忙脚乱;
还记得吗,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做报告,舌头好像不听自己使唤了。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化物所里的每一个第一次。
我们仿佛是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共同谱写着一篇篇梦想的乐章。
化物所已经像家一样熟悉,知心路上的每一条小径我们都谙熟于心;电教室,篮球场,每个地方都有我们爽朗的笑声。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们都由普通观众变成了有力的组织者。
科研也开始做的顺利,看着每天晚上实验室亮着的灯光,我觉得生命充满意义。
后来,离别来得悄无声息,离别前的这些日子,时间过的好像流沙,看起来漫长,却无时无刻不在逝去;想挽留,一伸手,有限的时光却在指间悄然溜走,散伙筵席,挥手话别,各奔东西……一切似乎都预想的到,一切似乎又太过匆匆
是否你会想起,我们相聚的日子,槐花开遍了所区,暖风撩起莫名的思绪.我们用自己的歌,求证人生的真谛.是否你会想起,我们相聚的日子,同样的欢乐和同样的泪水,谱写了我们青春的组诗.一声轻轻的问候,掀开友谊的序幕,无忧的岁月,纯真的故事,永远铭记在我们心头。
但是,我有点害怕离开。
对于未来,我其实还是一脸茫然;
对于选择,我还是那么不确定。
想要坚决果断地下定决心,只是,打定的主意还是周期性地改变。
每一个人都在做着面对未来的选择,其实那些看似美好和远大的选择里有着连我们自己也无法察觉的焦虑和茫然。
但为什么,我们的内心还有着燃烧的激情
心里盼望着,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展翅高飞,也或许,默默地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最后一个拥抱,是和老师告别;
最后一滴眼泪,留在曾经熬夜写论文的桌子上;
通过毕业论文答辩,是和学生生涯告别。
知道一个一个朋友离去的日期,开始一场场告别,告别朋友,告别同窗,告别多年来已经习惯的许多生活。
2011年9月, 这是个毕业的季节,我毕业了,
我毕业了,
我毕业了,
我毕业了,
我们毕业了。
一切所有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都将成为往事。
每年九月的化物所,都会上演伤感的离别,可是今年却偏偏轮到了我们自己。
是的,这就是九月,我们留得住记忆却留不住时光,我们看不到相见却看得到离别。
回首昨天,那郁郁葱葱的日子就这样散落了一地。就像如今,我们的青春,也就要这样散场。
我们曾经说好要潇洒从容地离开,但情感就像滴在纸上的浓墨,无法抑制地散溢开来。
我回望长长的来路,奢望那一切都能够重新回来。可当我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我的青春,那些在我记忆中刻画出的最美丽、最深刻的图案。
多想再做一次实验,桌上不小心被硫酸烧的小洞,干燥器中整齐排列的样品,见证了我们一起奋斗的简陋青春。
还想再去香槐园的石凳上坐坐,多想再和朋友一起去看看那蔚蓝的大海,微风吹过,回味的是若即若离的青涩,回想的是那一段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
还想和你们再去篮球场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挥汗如雨后我们仰望星空,畅谈人生的理想,这或许会是最后一次我们释放未尽的激情了吧。
真的不想,离开。
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收到地址是中山路457号的邮件了吧;
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报出8437打头的那一串电话号码了吧;
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有人在意是不是在寝室里养了小仓鼠了吧。
这里的几年,有一辈子最想要珍惜的朋友;
有传道解惑的恩师;
有兄弟姐妹般的实验室同窗;
有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走到离别的尽头,我开始害怕离开这座坚实的象牙塔。
因为,明天,就要一个人,一个人去面对世界;
明天,就要一个人开始自己的旅程;
明天,再也不能央求着导师宽限我论文的期限;
明天,就必须要面对公司老板最犀利的语言;
明天,必须要为自己的失误承担责任。
昨夜的落叶似乎也在诉说着别离,此刻我们站在这里,对生活了几年的化物所郑重地说一声—再见!
再见了,我的导师;
再见了,我的朋友;
再见了,我的青春;
再见,我的香槐园!
(刘会娟,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研究生部;朗诵:宋益哲、聂珊珊、姜尚、张燕红、李兴、余丽;配乐:赵冠鸿;指导:赵冠鸿,张艳   本文转载自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化物学子》第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