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科学之后

  • 步凯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622

一百多年前,清朝,北京,每年正月,无数民众翻山越岭,向着京西的妙峰山进发,赶妙峰山上的娘娘庙会。

近一百年前,民国,北京,时至正月,妙峰山上的香火依然旺盛,以至有天津河北一带民众前去进香。

顾颉刚先生曾于1924年带领着北京大学的调查团体专门调查了妙峰山的香会,并发表妙峰山进香专号。专号由当时国立中山大学于1928年集结成册,书名《妙峰山》。

公元2011年5月,周末,起海淀北安河,穿越阳台山,沿着一条经历了世代巨变的古香道,徒步五个多小时,来到妙峰山,那里已经成为一处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

一路沿着皇室、民众、学者曾经走过的香道而上,止不住的思索在于,百年前的先人在这条香道上的心境如何?进香过程中的一路祈祷是否与当今我们对生活的盼望迥异?

顾颉刚先生曾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先生进行妙峰山香会调查的时代,正是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之后,社会提倡民主科学,反对愚昧专制的年代。然而,他在《妙峰山》的引言和自序中谈到:朝山进香,是民众生活中的一部分,绝不是可用迷信二字一笔抹杀的;国内受香火的山川,像妙峰山的必不少;香火胜过妙峰山的也还有。同志们,你们肯各把自己看得见、听得到的,都写出来吗?这是民众艺术的表现,这是民众信仰和组织力的表现。如果你们要想把中华民族从根救起的,对于这种事实无论是赞成或反对,都必须先了解才可以走第二步呵!

最近的一些人类学或民俗学研究显示,在我国的一些乡村,民众在接受农业等方面科技宣传的同时,仍然会照例赶庙会,上香磕头,乃至求神媒。

我们生活在盛世之际。曾经“稻花香里说丰年”的海淀已是一片城市扩张的图景,曾经日夜兼程前往膜拜上香的民众亦已有了几分理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正在不断完善,中国的科学事业正在迅速发展。然而,沐浴着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之光的现代人,能否承受突如其来的生活变故带来的无助,悲凉与惊慌?能否摆脱肆无忌惮的利益纷争带来的孤独、冷漠和迷茫?这些问题,恐怕是民主与科学企及不到的,需要我们科苑学子做更多的思考。

(步凯,中科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