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需要的感觉

  • 李新磊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2026
    有人说,幸福就是种被需要的感觉。当然这也只能是自己的感觉而已,是自己的大脑在刺激的作用下给自身的正反馈而已。我没有体会过幸福的眩晕,起码截至目前没有过。但最近我有了一种被需要的感觉,虽然同样没有我所谓的幸福感觉的降临。所以前面那句话可能也只是一个悖论。
    事情是这样的。上月末师妹去华南植物园参加广州分院篮球联赛期间,在植物园内发现了一处她所谓的“世外桃源”,伊一时手痒从水塘里采撷了几株不知名的水草回来。承蒙错爱,我被赏了几株。在实验室就地取材,剪开了2个用过的培养基塑料瓶,洗干净了,加上水,又偷偷折了几段实验室的吊兰(在盆里长的,其实应该不是吊兰,但植物学已经完全废弃了,懒得再去查植物的真名。不过据说截取一段插在水里能长出好多枝叶出来)插在一块。然后放在实验室房间向阳的窗台上,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岂料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只种了几株植物,没想到一周之后,竟收获了一堆动物。到目前为止,在这个小小生态系统里,已经成功的诞生了2条小鱼,6只水蜘蛛,1只蜗牛,或许物种数量还会增加,俺拭目以待。真奇怪,他们都从哪来的,几乎都是一个一个冷不丁地冒出来,第一天看到小鱼,第二天看到蜘蛛,第三天看到蜗牛。小鱼非常小,大概有1厘米长,一看就知道是刚从鱼卵中孵化出来,通体透明,能清楚地看到一条青线贯穿鱼体;两只黑黑的大眼睛突兀地长在脑袋上,显得头重脚轻;两只小宝贝一会躲在根须下,一会潜到水底找点食物,在这个只有500mL体积的迷你生态系统中,原本弱小的植物比起它们来简直可比参天大树了。水蜘蛛在里面好像还有一个家,就是一个用网编成的充气的巢,它们经常肆无忌惮地在水底,瓶壁窜来窜去,无所顾忌。蜗牛的莅临我一直赞为神迹,记得晚上还没有,第二天就已见到它贴在瓶壁上了,2只触角还在摆动,壳也是透明的。或许就是这些植物根须把他们携带来了吧,希望它们在此不会怀念之前的那个家。
    从蜘蛛的数量上来看,他们的存活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于蜗牛,我也没什么担心的。只是这么小的鱼该吃点什么呢?这可让我犯难了。鱼儿一诞生就自立了吧,不似人还需要被照顾十几年或者更长。虽然这是上天赐给的生命,但既然诞生在我的地盘,那我就得负责啊。上网查了下,说该喂什么的都有,面包屑啦,大鱼饲料磨成的粉啦,从纱布中挤出的鸡蛋黄啦等等。其他的材料都没有,只好找点馒头掰开了,徒手磨成粉,撒下去,不知道它们食之若何?
    昨天小心地给它们换了水,为保险起见,先用巴氏吸管将水底的脏东西吸走,留一半水,然后再加一半自来水。师妹说别把“腐殖质”全吸走啦,不然它们怎么生存啊。这个,是不是腐殖质,我还在怀疑中,不过“水质清则无鱼”的道理我则耳闻过,新一半旧一半吧,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上述的被需要的感觉即来源于此,以后我就要为起码9条小生命负责啦。我不要求它们快快长大不辜负我,我不求回报,其实我已自得其乐了。这就是我的生活态度嘛。这种感觉虽说不上幸福,但起码不是坏心情。说起来,我们所谓的其他事情,无论美好如爱情者,抑或烦恼如工作者,不都这样吗?幸福感姑且不论,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还是切实存在的。人从镜子中才能看到自己,也只能从别人的需要中才能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我们都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在付出之中即体现了自己的价值,那么我们还何须再额外索取回报呢?
                         (李新磊,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