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梦想

  • 李建森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923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当一名大学校长,这是一个因为在大学不断希望与失望而产生的梦想,一个作为我人生持续不断努力的动力的梦想,尽管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条路有多么艰难。
    四年的大学生活使我懂得了很多,成长了很多,我如一只刚长满羽翼的小鸟在蓝天上自由翱翔,但始终有一个困惑,使我不断迷茫,我们大学的学习安排为什么持久得不到改善,大学很多问题为什么无人问津?
    上了大学才知道,我们只能在心中想象那位高高在上日理万机的校长,我们只能见校长两次,一次是在开学典礼,一次在毕业典礼;上了大学才知道,校长的办公室是在最核心的楼里,而又有各类秘书层层把守,如果我们有意见或建议只能交到秘书手里而最终不知去向,或者只能在论坛上抱怨一番而不了了之。
    当我在课堂上听着那乏味甚至不负责任的老师的课时,我想起了挂在教学楼前的横幅“建设一流师资队伍,培养顶尖学术人才”,这时我想起了校长;
    当我好几个月没有见到讲座信息而徘徊在海报栏边上时,我想起了校报上的新闻“学校领导到北大、清华参观学习”,我开始思考校长他们在北大、清华学习的是什么教育经验;
    当我们在食堂里议论饭菜质量不尽人意每况愈下的时候,我想起了关于“做好食堂卫生与质量保证,迎接领导检查”的敬告,这时我在试图思考我们的校长是否在这食堂用过餐;
    当我看见学校在大兴土木的时候我想起了关于学校资金短缺以及好多冬天买不起羽绒服的贫困学子,我真想告诉校长,这个草坪已经很美了,我们很愿意看着小树茁壮成长,为何要耗巨资从远方挪来那么大的树呢!
    我们学生有好多疑问与困难,我们多么期盼学校能有一个能直达校长的信箱,而不是出现问题时四处找那些相互推脱的相关部门,其实我们总是想念校长。
武汉大学张在元教授病危被解聘,而普林斯顿大学纳什因患幻觉症尽管整天在图书馆里徘徊,却未遭解聘,终在1994年获诺贝尔奖,我们不断思考中国大学管理与人文精神建设;
    西南交大副校长黄庆博士学位论文第四章涉嫌抄袭的事件,使我们思考现代科学精神与人文道德;
    官二代撞人事件校方封口,我们在调侃“我爸是李刚“之后更是惊悸与彷徨;又牵扯出河北大学校长“抄袭门”,我们失望的背后更是不寒而栗。
    四年来,这些问题不断萦绕我们脑海,四年后,或许会继续困扰我们以及我们的师弟师妹。
    去年的毕业季,“根叔”走红,一时间成为诸多大学校长致毕业词的楷模。从李培根校长的备受追捧我们可以看出,现代大学生对校长的要求并不高,仅仅是一个贴近学生生活的演讲,一次真诚的而不趾高气扬的对话,足以打动我们。然而这也正说明我们是多么渴望能与校长交流,我们多么渴望有一位能牵挂我们前途,能贴近我们生活的大学校长,而不是官气袭人的行政长官,因为大学校长首先应该是姓“学”的。
    22年前,最配当大学校长的人出局,那便是《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的作者、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先生。但这位老校长却始终被武汉大学记忆,而成为当代大学生心中的大学校长之魂。刘道玉先生作为武汉大学的一张名片,开大学改革之先风,敢于批判大学的脏乱臭,其气节和人格影响了一代武大人,体现了其无私无畏的精神,是一个真正懂教育的校长。
    21世纪的今天,我们总是怀念蔡元培先生,这位中国历史上影响整个民族乃至世界的大学校长,作为北大校长他采取的是“囊括大典,网罗众家”的态度,奉行的是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原则。我们也越发怀念西南联大,这座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不朽的丰碑,这段中国教育史上的传奇,尽管其办学条件极其艰苦,但在8年的办学中,从教师和毕业生中涌现了2名诺贝尔奖获得者、3名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8名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和171名两院院士。
    陶行知先生曾说过:“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要想评论一个学校,先要评论它的校长。”由此可见,一所大学有一个好的校长是多么的关键,而今天的大学校长在教育与教育改革中的角色却不尽如人意。
    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大学校长,成为一名教育家,一名能走进学生 心中的大学校长,一名能引导教育良性发展的大学校长。
    假如我成为校长,我希望我能定位好自己,我应当是学生的朋友,教员的同事,校友的伙伴,一个有重大意义的组织机构的管理者,一个同社会打交道的谈判人,一个有良知的博学而有思想的学者,也更应该是一个敢于创新者。
    假如我成为校长,我要深入研究中国教育,不断探索实践,争取形成自己的符合规律的教育理念以求捍卫大学精神,呼唤科学与人文精神的回归。将追求真理作为大学的第一要义,将兼容并包的自由思想植入大学,改善学风,使中国教育迈出坚实的一步。
    大学校长应该是一名优秀的管理者,大到引航向前、运筹帷幄,小到体察学生宿舍、与学生聚餐,极尽校长之职责。并不断选贤任能,还应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领导力,制定远大而可以实现的目标并能将其准确传达,并营造一种具有现代人文气息和精神的大学制度环境。
    作为校长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将学生作为大学的核心,学校的一切工作都从学生出发,弘扬民主之风。学校自上而下应该是学生的服务者,教授从讲好每一堂课写好每一篇论文开始,学校管理从学生的学、食、住的每一个细节开始,深入了解学生要求,保持与学生的交流,供学生之所需,急学生之所急。在课程设置方面,征求学生意见以更自由的原则来安排课程,不断推行教学改革,加强通识教育,力求培养全面的人才,时刻将“钱学森之问“挂在心头,探求精英教育模式。
    当一名大学校长,自是任重而道远。
    梦想与现实从来就不是一步之遥,但也正因如此,才有了我们活着的意义。做一名追梦人,我无比自豪与骄傲!
                                     (李建森,中科院盐湖所2010级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