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一树繁花开

  • 黄玮婷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815

    一年中,总有许多的日子在期待中度过。

    城市里,没有麦田可以守望,只好满心期待一树一树的繁花开,期待有着梁上呢喃燕的春天。
    终于盼来了春天,盼来了淡淡的温柔里无法隐藏的美丽,似幻觉,又给人希望。
    每个清晨,在明媚的光线中醒来,于鸟鸣中感受生命的美好。
    离植物园很近,于是可以利用上下班的路途当作去踏青,用脚步来丈量春天的长度。道路两旁,许多株花树开放在尘埃中,姹紫嫣红得一片,开得人心生温暖;萦绕的香气悄悄流淌身边,微醺的蜜意令人思绪飞扬。
    细看之下,一树一树的繁花里,有低矮的枝条上,隐约还憔悴着几瓣残花,有风吹过,花瓣成雨,飘然零落,随了树下的点点落红,与泥土相伴,将自己悄然芬芳过的年华,挥别忘却……
    瞬时,似有花在低声歌唱。
    信手把最美的那朵从过往中捻出,放在手心里把玩,轻嗅那个春天特有的芬芳,象是用往事将心绪抚弄。
    倘佯在一株树下,掬一捧花香,那花香似乎就留在了指间,久久不肯离去。总在想,多久的轮回才能邂逅这次的心动?
    绿的树,红的花,有阳光,有影子,有鸟儿与蜂蝶的戏谑,似乎一伸手就能几朵云轻轻的拽在手中。
    只是春天轻松的一笑,便可以让生活如音乐般响起。
    在这个美丽的午后,心中一字一字地盛开着娇艳的思绪,叶与花之间的妩媚,演绎出以温暖铺就的季节。

                                       (黄玮婷,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