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INTO THE WILD赏评

  • 赵婵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961

家庭是一个系统,每个家庭成员在系统中有自己的序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称为爱的序位,当爱的序位凌乱,每个成员都会发生困扰甚至心理障碍。《荒野生存》中的克里斯带着家庭给的伤痛开始了自然之旅去寻找人生的真相,最终,他找到了么?电影INTO THE WILD赏评

电影简介:由西恩.潘导演,埃米尔.赫斯基担任男主角的影片《荒野生存》改编自著名作家乔恩.克莱考尔的散文集,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埃米尔.赫斯基饰演的克里斯在1990年大学毕业后,毁掉了所有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汽车、银行账户等,在过了两年流浪生活后,只身前往阿拉斯加的茫茫荒野中,寻找最自然,最真实的生活。在坚持了尽四个月后,饥饿的克里斯因误食野豌豆根而中毒,死在一辆废弃的公共汽车上,年仅24岁。
如果知道那结局,克里斯他还会去吗。他一定会。他会毫不妥协的走进荒无人烟的阿拉斯加的荒野里,只为自然、真相与自由。也许在当今人眼里,克里斯多少会带有对户外探险的盲目追求,然而,他乐于寻找,敢于行动的心,又会有谁觉得它不够好呢。电影中,伴随着民谣风格的吉他音乐,镜头缓缓拉高,镜头下是走在苍茫雪地上的克里斯,背着又重又大的旅行包,手里提着一个司机刚刚赠与他的橡胶水靴,独自一人默默地,向河湾更宽,积雪更厚,松林更密的荒凉之地走去。也许那份荒野的呼唤是更接近他内心里的自由。
而现实是父亲不洁的婚姻生活欺骗了克里斯和妹妹,并使他们成为私生子,父母间无情的争吵甚或暴力相待更是吞噬了他们成长的日日夜夜,这些伤不能说不重。父母关系的破裂,逐渐打碎了这个年轻人对生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无限的美好憧憬。带着对父母的失望,亲情的折损,对物欲泛滥的社会的厌恶,克里斯在以全A的成绩毕业于埃默里大学后,决定暂时远离社会,到阿拉斯加广袤的自然中感受真正的生活。
世间几多纷争,而人的心默默的被物欲所腐蚀,克里斯识别到了他不愿感知的,人性的虚伪。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坐在火堆旁,用真诚且宁静的声音说出梭罗在《瓦尔登湖》中的句子“Rather than love, than money, than faith, than fame, than fairness, give me truth.”(我宁可不要爱情,金钱,信仰,名誉,公平,也要事实的真相。)他的脸被篝火映的通红,眼里尽是感动的泪光。
黄昏的时候,成百上千只体型健壮的海鸟落满小小的海岛,半空中还有不断盘旋的晚归的同类,画面被霓虹色的夕阳光线所笼罩,尽显温暖本相,人若是能在此刻彼此原谅相拥而伴,那真相便更显炽热,单纯。这种感受,站在海边被这景象所感动折服的克里斯一定也有。黄昏的海面,晚归的海鸟,荒原里成群奔跑的野马,大雾弥漫的高山,雪地,长河,密林……那自然的景象好似一种隐喻,却更愿是一种邀请。你余下的人生中,在你无法承受,举步维艰的某些时候,它便重现你的脑海。也许你一生都没有勇气像克里斯一样来赴约,但请你不要丢掉它。如果你愿意,它便是你本该拥有的,最不愿抹去的纯真。
而真相会是什么,或许每个人找到的都不一样。克里斯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善待他人,做真诚,纯良,喜爱自然,敢于付出的人,并靠自己的双手过简单且真实的生活,并可以影响到身边的人。我知,他已找到。不然他不会在临死前写到“ I have had a happy life and thank the lord. Good bye and may god bless all”,并流着泪在书的空白处写下“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镜头从克里斯消瘦的脸上潜伏到他逐渐黯淡的目光,又随着那目光扑捉到破旧公共汽车窗外的蓝天和白云,阳光。克里斯想着那蓝天白云和阳光会不会就是他安全回家,父母欢喜的出来拥抱他时所看到的,而那时的他也不再是在父母吵架后的深夜里,委屈的不敢哭出声的孩子,不再是期待欺骗了自己的父母向自己请求原谅的少年,更不再是走在荒芜公路上伸出大拇指搭便车的流浪汉,他便好似从来都没有受过伤,只知父母拥抱的温暖。
克里斯的离家之路由父母的伤害开始,经历了两年流浪,并在阿拉斯加荒野独自生活四个月之后,又以他最终对于他们的原谅告终,他真实荒芜的旅程已告完结。然而,死亡却让他永远年轻。这便是我所识别的拥有满怀的爱与真诚,敢于怀疑与原谅的克里斯托弗.约翰逊.麦坎德利斯。
下面是电影开篇引用拜伦的话,写在这里,算作收尾。
无径之林,常有乐趣
无人之岸,几多惊喜
世外桃源,何处寻觅
聆听涛乐,须在海里
吾爱世人,更爱自然
(赵婵,中科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