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的太远 记着回家 ——听马石庄副院长有关人生观思索的报告有感

  • 叶峰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924
听完中科院研究生院副院长马石庄教授的报告“感性的人与能动的实践——有关‘人生观’的思索”,感触良多。
经常听人说,人在孤独的时候会想家。在生活中,我也偶尔验证着这句话。曾想,人性大抵如此,莫能脱俗吧。于是只是苦笑,草草收起这酸甜参半的想法,遁入现实中的油盐酱醋,只想在生活的高歌呐喊中忘掉自己,也便忘掉了那没有结论的长吁短叹。
马院长的报告,让我见识了什么叫传说中的“禅机”,也许那只是一句话,一个手势,或是一阵风,我不知道。总之我又撞见了封存的记忆,使我去思考家是什么,人又为什么活着。我想,家不是那套熟悉的房子,那只是住的地方。家存在于我的父母,还有和他们一起我全部的记忆。
这世上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多,一路走,一路看,不留意间,就被这样那样的事物羁绊住,不想离开。于是停下脚步,痴恋于此时,顾不得前程,顾不得未来,只想留在现在,任时光荏苒,只想要紧紧抓住,不肯放手,像个四五岁的孩子,留恋橱窗里的玩具。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于是,心中难免惆怅,只想以酒灌肠,也不愿在头上浇一盆冷水,睁开眼睛,看一看这清醒的现实。那一个个轻言放弃生命的青春是可惜也是可恨的。生活中茫然不知前路在所难免,当他们沉寂在绝望中时,当他们站在阳台上抑或山崖上时,为什么不想家呢?
人为什么活着?作为命题它引发了先贤大哲究极的苦思冥想,但作为选择,我们并不需要太遥远的答案。家,父母,儿时的回忆,未完成的心愿,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每个人的答案都会很多很多。
事情,往往在看清之后失去安宁;生活,总是在接受之后失去快乐。人生正因希望得到,所以才会努力争取。但走到后来,追求的太多,难免就忘记了最初的心愿,太过勉强,反而失去了本真。“初心难得”,此言不虚。
人生所求,无非是一些能够让心灵充实与安宁的惬意。而人,往往也在追求惬意的过程中失去惬意本身。我们走得太远,在人生路上是那样的执着的奔波,以致忘记了起点,忘记了家的存在。找到自己的归属感,才能在嘈杂喧嚣中保守内心深处的那份淡然和纯真,才能在茫茫人海中不致迷失自我。生活,本来就应该如此简单,但是简单却永远是最难找寻的答案。
(叶峰,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所硕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