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我生命航程的几位老师

  • lida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448
作者:lida

编者按:

科苑星空BBS的近400个版面中,有相当一部分主题版面在版主与网友的共同努力下,讨论氛围良好,原创美文不断,成为广大网友心灵的港湾。最近Feeling·心情故事版推出的“九月话题”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在九月的心情故事中,既有教师节感谢师恩的,也有中秋月圆夜抒发秋思的,特摘录若干以飨读者。


明天又是教师节了,今天收到学生的一束鲜花,感慨万千,想用一种形式表达自己对曾经培育我的教师的热爱和对我的老师的衷心祝福,还是用文字吧,尽管他们已白发苍苍,不可能上BBS,但我相信满天繁星会带去我的思念和祝福。

董老师——使我迈入了大学之门

董老师,我的中学物理老师。她的妈妈是小妾,她的父亲是位大资本家,生长在北京。解放后由于不准纳妾,她母亲只能独自一人带她回到山东老家,因为没钱,她上了师范。她继承了父亲的聪慧、母亲的秀丽,由于体会过生存的艰辛,十分能干!因此她几乎是我的偶像。作为县第一中学的骨干教师,在文革前她二十几岁时就不知送走了多少农村学生上大学,再难的物理概念和习题,在她的解说下都变得非常简单、明了。那时14岁的我,作为一个全班最小的女生,深深喜欢上了物理,也爱上了老师那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因此我的物理考试每每获得全班、甚至年级第一的成绩。77年7月高中毕业后,作为家里老大,我可以不必到农村下放,为了解决家庭的困难,在暂时工厂还没招工的前提下,到建筑工地打小工。那个夏天,董老师找到我妈妈,说:听说今年要恢复大学入学考试了,不要让你女儿打工了,快让她复习吧!我的母亲却不这样想,你还没受够”臭老九”的滋味,我可不让女儿做知识分子了,要让她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但是我却听了董老师的话,因为我太信任她了,就白天打工,利用晚上复习课程了。那个年代我们两年高中只学了一年多的课程,底子很差,董老师告诉我,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但我却一次也没主动去问她,都是她每过几天就把我叫到她家里,出题让我做,有些题目具有相当的难度,是文革前的高考题,但在她的启发下,我——都把这些“骨头”给啃了,因此她十分欣慰!10月份,我被分配到县无线电厂,两个月来夜夜无偿加班,几乎无法复习。77年12月我参加了文革十年中断的高考。虽然物理几乎满分,但数学、化学、政治均不及格,服从分配到了一个农学院的农业机械专业。

胡老师——让我跟上了大学的节奏

78年2月,不到17岁的我就这样么懵懵懂懂跨入了大学的校门,开学时间不长,几次数学考试下来,我都是全班倒数第三;英语连个句子都不会写,那个年代英语砍掉了,我没学过英语;我沮丧极了,拿到成绩就趴在教室桌子上哭。这时,我的数学老师---胡老师,我们系主任的妻子,也是一个北京长大的温柔的女教师,让我到她的家里,仔细问我数学题不会做到底为什么,她了解到我是高中的直线、曲线都没学过,因此微积分跟不上,就给我搞了两本高中数学课本,帮我突击了1个月的高中数学后,期末数学考试我得了满分。数学上来了,渐渐增强了自己的自信心,其他课程也逐渐跟了上来。

孙老师、王老师——促我考上了研究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18岁的我开始学习理论力学了,这时我原来的长项也逐渐显露出来。孙老师是清华大学水利系的高材生,因为出身不好,分配到农学院工作,他充分显现了名牌大学毕业生的优势,业务精湛,全面发展。他的课程深入浅出,每章学完就一页16开纸的小结,而且他教给了我们推理技术,让我们只需记住几个简单的公式,其余的很快就推导出来。他的课程作业和考试题都有一定难度。记得期中考试,就出了三道题,整整做了三个小时,第三题全专业两个班只有我一人做出来,从此老师对我刮目相看。王老师,我的材料力学老师,也是清华大学文革前的毕业生,不过他是因为右派下放的,原来在一个县第一中学教物理,被我们学校挖来了。理力、材力这两门课是机械专业学生最头疼的课,在这两位老师的引领下,我们学得很好。当我们大学毕业要报考研究生时,我们系一个副系主任摇着头说,我们这个学校考上研究生那是不可能的。结果我们系一个报名的都没有,第二年,大学毕业后我已经在工厂半年了,孙老师、王老师带学生到我们那里实习,我去见他们,他们问我,为什么不考研究生,当我说了原因时,他们都鼓励我你一定要去考,不考怎么知道考不上呢,结果我又是在白天上班、晚上复习的情况下考上了研究生。

曾老师——我人生的领航者

曾老师,我的硕士、博士导师,这位工程院院士,从美国回来的最早的硕士之一,有着西方开放的思维,又有东方文化的严谨。当时他已60多岁了,仍然很精神,走路飞快,思维敏捷。他每周要在实验室开一次 Seminar, 我到校不久,在Seminar上他就说,你们这几个从小学校来的,什么也不懂,就会数理化,音乐你知道贝多芬吗,舞蹈你了解芭蕾吗?你会跳舞吗?文学书你看了多少?为了不让自己太土,我几乎听了当时学校办的各种人文讲座,参加舞会,到天桥剧场看芭蕾舞,到王府井看人艺的话剧,翻遍了卢梭、罗曼.罗兰、屠格涅夫、普希金等人的著作,也背诵了大量的唐诗。当然学问还是要做的,记得选课时,别的女生选一些 Basic语言、还有一些容易学的课,我也选了,拿到我们导师那里,他用一只红笔全勾掉,说:学校给研究生开的所有的数学、力学都是你的必修课,计算机语言自己学。结果在学数值分析时,自学了Basic,学有限元时自己看了FORTRAN。每次去他家讨论课题,他都要求你10分钟说明白,如果自己没想法,千万不能去。他总说:你拿出来的东西一定要想好了,你自己有想法理清楚了再拿出来。他总是说,做人要有自己的figure, 你不能随波逐流,真理经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尤其是科学研究!看问题要sharp(敏锐),要抓住事物的本质!

在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一气呵成这篇短文,纪念我的几位最好的老师!王老师已经去世了,在此表示深切哀悼!并祝福曾经教过我的所有的老师们,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