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褪色的记忆——东北行回放

  • 杨颖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409
作者:杨颖

感谢马院长和吕院长,是你们给我们创造了这次出行的机会;感谢长春、沈阳、大连三地研究所的老师和同学,是你们的热情招待使我们在出行的日子里时时感受到家的温馨;感谢林老师,是您严格而不乏温情的教导,使我们圆满完成了此行的使命;感谢刘老师、赵老师、周老师、徐老师,是你们一路无微不至的操劳和关怀,使我们一行几十人顺利出发、平安归来;感谢一路并肩行过东北的团员们,是你们陪伴我度过了此生难忘的一次旅行;感谢留守的团员和所有关心合唱团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是我们不竭的动力源泉……

永不褪色的记忆——东北行回放

入团伊始,便时常听到老团员们谈论西北行的种种逸闻趣事。每每读着西行文集那一行行或深情、或诙谐、或清丽的文字,我便会深深地羡慕老团员们有这样一次弥足珍贵的经历。几经波折终于确定自己能参加此次东北行时,我实难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与激动。

而今,东北行结束已十天有余,然一路行来的点点滴滴,鲜活得就像刚刚发生。我时常觉得自己象是做了一场真实得触手可及的梦,而我尚未、也不愿从梦中醒来。我试图以自己拙劣的文字,来捕捉那感人至深的一幕幕……

老船长深夜送行

此次东北行之前,合唱团的每次出行都有老船长伴我们一路行来。当得知此次老船长不能和我们同行时,大家心中都充满了依恋与不舍,那种感觉,就像第一次离开父母远行的孩子。夜幕中,我们踏上了列车,刚刚坐定,忽听得有人大喊:“快看,马院长!”果然,带着他一贯爽朗、慈爱的笑容,老船长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说:“……孩子总是要长大离开父母的,虽然我不能与你们同行,但我的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期待你们此行圆满而归!”老船长,请您放心,我们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演出纪实

第一站——长春:最紧凑的一场

在长春的演出是三场演出中时间最紧张的一场。我们乘坐的列车中午12到站,而下午4:30就要演出。虽然一夜劳顿,却没有时间休息,匆匆吃完午饭,我们便开始练声走台。也许是太过疲惫,走台时的效果并不理想,甚至出现集体音准有偏的情况。然而,大家都知道,即使再累,把最美的歌声献给热情的老师同学,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演出时,每一位团员都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用心去演绎每一首歌,尽力去感染每一位观众。演出是成功的,这不是奇迹,而是因为每一位团员对集体的爱,对热心的研究所师生感恩的心……

第二站——沈阳:最精彩的一场

记忆中,大多数演出总是匆匆忙忙——匆忙地吃饭,匆忙地更衣化妆,匆忙地练声走台……紧张得像打仗。而在沈阳的这场演出,让我难得地享受到了演出的惬意与快乐。

经过两天的休整,大家的体力与精神面貌都已恢复,而且当日的演出日程安排得颇为宽松。午饭过后,美美地睡了一觉,方动身前往演出礼堂。由于演出安排在晚上7:30,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练声走台,因此大家的状态都调整到了最佳水平。享受了丰盛的晚餐后,来到休息室,从容地更衣化妆,从容地温习领唱曲目,静静地闭目养神,欣赏着几位mm轻唱即将演出的曲目……我似乎是第一次感受到,演出原来可以这样轻松愉悦。

充分的准备自然迎来了演出的巨大成功,无论是整体还是领唱,都堪称三场中最精彩的一场。我们已不再觉得是在完成演出的任务,而是自由地徜徉于音乐的天堂,用歌声共鸣,用心灵呼唤。演出结束时,我似乎看到,有人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第三站——大连:最卖力的一场

连日的旅途奔波,使我们异常疲惫,一路上少了许多欢声笑语。但抵达大连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后,大家还是努力打起精神,迎接此行的最后一场演出。

时间依然紧凑,练声走台更衣化妆都必须在两个半小时之内完成。走台时,明显感觉大家的状态都不好,几位领唱的声音均显出疲惫之态。然而,一旦站在了合唱架上,我深切地感受到,每位团员都在尽力地微笑、卖力地歌唱,似乎要拼尽最后的力量来换取演出的圆满完成。我想,也正是这种精神的支撑和平日培养出的默契,使我们终不负众望。

纵观三场演出,我们确曾有失误,与专业水平也确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们成功地向京外所的师生展现了科院学子的风貌,我们圆满完成了所承担的传播校园文化的使命。歌声中,我们感动着别人,也感动着自己;歌声中,所有科院人的心紧密相连……

处处皆舞台,处处洒歌声

抵达大连的第一天,晚饭过后,我们一组和三组的几个人相约至星海公园散步。站在高高的书页形广场上,忽然有一种放歌的冲动。于是,顾不得广场上人流如梭,我们纵情歌唱,让心中的激动与快乐,乘着歌声的翅膀,飞向广袤的天空。就在我们为自己的歌声陶醉之时,我们看到了一幕至今想来仍感温暖的场景——一群群分散在广场周围的团员,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边跑边热烈地冲我们挥手……原来他们听到了我们的歌声,便急不可耐地循着歌声找来。于是,队伍越来越壮大,歌声越来越和谐,最后几乎聚集了此行3/4的团员。不知何时,广场下聚拢了一大片不相识的观众,热烈地为我们鼓掌喝彩,一次次强烈地请求我们再来一首……之后的几天,我们经常会想起这壮观的一幕。有人调侃说,以后有人走丢了,咱就用这法子把人招回来。是啊,无论身处何地,歌声把我们的心紧紧地系在了一起。

演出固然带有一定的任务性,歌唱却是情感的自然表达。参观工厂时,我们把充满敬意的歌声送给一线的车间工人;参观研究所时,我们把饱含感激的歌声献给一直陪同解说的老师;晚宴上,一曲《飞来的花瓣》,献给热情接待我们的研究所师生;返航的甲板上,留下了我们富有激情和活力的歌唱……

一路边走边唱的磨砺,练就了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能泰然处之的淡定和在任何条件下都能灵活应对的变通能力。我甚至觉得,在这些没有闪光灯、没有摄像机的舞台上,源于对生活的热爱使我们的表现更加精彩,更加真实、自然。

返航

虽然有太多的不舍,东北行结束的日子还是如期而至。码头上,我们唱着《海港之夜》,与直接回家的小c挥手作别。在感受了海上放歌的痛快与欢畅后,我终于抵挡不住倦意,沉沉睡去,清晨醒来时船已将至塘沽码头。就在大家焦急地等待下船时,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们惊喜地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北京至塘沽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啊,亲爱的老船长,当我们尚在梦乡的时候,您已经顶着满天的星星赶来了吗?下船后,老船长和我们一一握手,千言万语,尽在那深情的对望中……

相见时难别亦难。京外所的几位团员,在庆功宴后将与我们分别。当带有哽咽之声的《燕子》唱起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任泪水顺颊而下。一年来,一起排练、一起演出、一起fb的场景历历在目,这种同甘共苦的友情、亲情,叫人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啊!我们期待着重逢的那天,我们也一定会再次相逢!

短短十天的东北行,收获的丰硕让我受宠若惊,她孕育了我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与亲爱的团员们如此近距离朝夕相处;第一次领唱;由于声部长的缺席,第一次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第一次目睹大海的辽阔……如今,我与合唱团已携手走过一年,于日常排练中,于大大小小的演出中,于并肩东北行中,合唱团已深深溶入我的血液,植入我的心底。庆功宴上,有人提出三十年后再聚首。而我也想象着:有那么一天,一群耄耋老人,齐聚一堂,共同回味着一个陪伴他们走过了几十年的永不褪色的美丽童话……

(杨颖,研究生院2006级硕士生,培养单位为科技政策所,博士合唱团女高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