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有些不平静

  • 赵雅馨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758

2014,倏乎间已近尾声,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样有些恍然。新年愿望仿佛才刚刚许下,毕业季的忧伤还萦绕着,不曾散尽;而如今兜兜转转,又是一年新旧交替。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在这个温暖的冬季,我们一起来收藏这一年的点滴。

 

2014有些不太平静。

 

年初,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付之一炬。如果你曾造访过这一古老的小镇,想必你一定会备感痛心。“月光之城”遭遇火光之灾,“理想国”没能幸免于现实的灾难,旧城里的情感与故事被烧了个精光。我们不用直接损失多少亿这样冷冰冰的数字来衡量失去,但仅仅想象一下这座在千余年里安详地守护着居民生息的老城,在大火的肆虐中一点点破碎殆尽的样子,就足令人扼腕。

 

但是悲剧却仍在发生:丽江古城、束河古镇,大火紧随而至……人人梦中的丽江,这一年里竟遭遇了3次火灾的侵袭。笔者无意分析管理或制度方面的原因,只想说,世事无常,请认真地留意遇见的每一处风景。这样即使景色不再,美好仍能永存于心。

 

再未返航的MH370,不知你是否已经快要忘记了呢。和田地震、鲁甸地震、康定地震,面对这些新闻的时候,不知你是否还如当年听闻汶川地震时一样震恸。劫难叵测,而来自同胞的恶意则更深地刺激着我们脆弱的神经——昆明暴恐案、广州暴恐案,这两起事件着实激起了人们内心深处的愤怒与恐惧。而望着他人的不幸,我们除了为受难群众祈愿悲剧不再发生之外,仿佛也没什么能够做的。越成长,就越清晰地意识到生而为人的无能为力。不过好在除了悲伤,总有些力量能让我们从绝望中看到希望之花的盛放,总有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们,以他们超凡的坚强、无私与担当让人在哀恸中收获一份感动与安慰。天灾面前却依然坚强乐观的灾民、在生死关头毫不犹豫舍己为人的救援官兵、面对暴徒的凶残仍毅然打开店门保护群众的店铺老板,以及面对暴乱分子无所畏惧筑起人墙的各族民众……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很大程度上仰赖于人民的意志,而这些平凡个体身上闪现出的人性光辉,激励着我们生发出勇气与力量,闪耀着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

 

不过,尽管如此,虽曰“多难兴邦”,惟愿人民安康。

 

抱歉,带你回忆了这么多沉重的往事。不过好在这些创伤已在痊愈之中。独克宗古城正在残躯之上进行修复,试图让古城的灵魂涅槃重生;地震灾区也正在废墟之上重建家园,让逝去的生命与受伤的心灵回归安详。

 

苦难是人生最好的老师,正因为人类具有不断征服苦难的勇气和力量,才让历史变得厚重。而从苦难中幸免的我们,更应该带着感恩之心,在短暂却步之后,继续启航。

 

说到启航,国科大的日子算是我们新的征程。告别家人与好友,来到全新的环境里,不知现在的你有没有顺利度过适应期。至于我,初来在水一方的雁栖湖校区,偏守京北一隅,开始还真有些嫌过于宁静了,总是得空就跑到城里感受都市霓虹。不过后来由于课业繁重,每天行色匆匆于宿舍与教室之间,但也只能用呼吸到乡间新鲜的空气作为前进的动力,勉励自己安于山水之意。直到某一天,自习晚归,走出楼门的一瞬,映入眼帘的纯净的夜色让我忽地从心底升起莫名的安全感。是的,不同于都市的夜晚,雁栖的夜,像个安静的姑娘,不言不语,只用清澈的眸子温柔地望着你。而食堂开始供应的夜宵,则更让人心生温暖。温饱二字,“温”暖在身,“饱”则能透过胃,暖到心底。夜宵窗口的灯光点亮校园,守候着晚归的学子;工作人员则像是温厚的长辈,盛一碗热腾腾的宵夜驱走风寒。而不管你挑什么品类来填饱肚子,单单是宵夜的温度,已经足以熨帖你的疲倦和孤独。

 

不由得开始倾心于雁栖的生活。

 

那么你呢?有没有哪一个瞬间,让你忽然喜欢上现在的样子?

 

想必是有的。或者是北方爽气的大风,或者是路边铺撒的落叶,或者是篮球场上某个矫健的身姿、图书馆里某个悦目的背影。当然,我们在国科大的生活才刚刚开篇,而未来,一定会因为更多的美好细节让我们难舍与雁栖的牵绊。

 

年末之时总会因为回顾而心绪纷繁。不过,我相信你与我一样,更多的是对来年的期盼。又到要许下新年心愿的时候了。我们都长大了,抛弃年少时种种不切实际的愿望,求势、求财,求运、求缘,都不如求一个对事从容、对人谦和的自己来得实在。那么,祝福你,愿你在新年里,能够经历许许多多美好的事情,能够有力量去温暖、去感染旧友与新知,能够变成更好的自己,带着梦想继续前行。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