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名字叫保安

  • 胡凌霄 张红 张亭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2198

“老板,一份生物统计分析课件。”“老板,一份基因组讲义。”“老板……”课间休息时国科大复印社总是非常繁忙。不经意间,记者却在人群里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身影——学校保安。他买了课件,揣进口袋,走进一个空教室……按捺不住好奇,记者上前与他攀谈,他有些害羞,但还是告诉了记者,他来自河北保定,叫张通,他在利用业余时间参加自学考试。目前,他已经通过了一半的课程,目标是3年内拿到毕业证书。

 

奋斗

 

“我的能力有限,30岁之前我只想好好工作、完成自考。”张通腼腆地说。自从2010年决定参加成人自考,他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

 

孩提时,张通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足够的关爱,是他的老师温暖了这颗幼小的心灵。从此,他便萌发了当老师的念头。可惜天不遂人愿,张通未能考上重点高中。迫于生计,初中毕业的他放弃升学,外出打工——在餐厅做传菜生。让他没想到的是,最初的梦想魂牵梦萦。几番苦痛挣扎后,张通毅然决定,再次踏上征途。

 

然而,张通的家人并不支持他自学,一是自考文凭很难拿到;二是希望他踏实地赚钱养家。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张通竭尽全力不影响工作,四年如一日地将自己所有空闲时间用于自学。他放弃了所有娱乐活动,甚至是爱情。

 

在餐厅工作时,张通最开心的,便是每天下班之后回宿舍学习。走在梦想之光照亮的路上,一切辛苦都变得如此幸福。为了寻找更好的学习氛围,张通来到国科大保安队。每天下班后,安静地坐在教室里,跟国科大学子们一起学习,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享受。有了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他感觉学习进度明显加快。

 

在国科大,工作之余张通会去旁听一些感兴趣的课程。比如,校园的人文论坛、科学前沿讲座等,总能看到他的身影。虽然这些课程、讲座对自学考试没有什么用处,但他认为可以拓宽眼界,对提高综合知识水平很有帮助。

 

学习累了,张通就去打羽毛球,这可是他的最爱:“运动能给我带来快乐,让我充满活力。2015年,计划多过一门考试,这就是我的最大愿望。”

 

坚守

 

国科大保安队班长韩秀利与张通不论是外表、还是追求都不同。韩秀利乍看像是个山东大汉——壮实、魁梧,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河南人。对于保安这个职业,韩秀利非常热爱,准备干一辈子。但在来国科大之前,他可不是这么想的,高中毕业后在家做农活儿,做过运输、也贩过大蒜。用他的话说,就是“瞎跑”。2010年,“炒蒜”成风,连续几年价格波动巨大。原本准备大赚一把,不想折了本。为了养家,韩秀利经朋友介绍,来到了北京,进入华信中安保安公司,一年前调入国科大保安队。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爱上了保安这个职业。

 

在韩秀利看来,保安的工作时间是全年365天,一天24小时——过年不能回家,平时8小时上班、16个小时待命。有任务就得出勤,即便休息时间也不能出校园大门。他的妻女和老母亲留在老家。一年只有找最空闲的时候,请假回去看看。

 

“你们放假回家,我们得守着学校。我们要是回家,学校就没人了。”学校放假的时候,他们反而更忙碌。假期里,校园尤其办公楼的巡逻力度更要加强。

 

说起对国科大的感情,健谈的班长有些沉默。酸甜苦辣都有,一时竟说不出。可要说自豪的事,当属队员们的拾金不昧。他们捡到过钱包、手机、Ipad等,都交给了学校保安处,由他们归还失主。韩秀利前后就捡到过3个钱包。去年临近毕业时,他捡到一个装有U盘的钱夹,失主是学校的研究生。归还后得知,U盘里存着这个男生唯一一份毕业论文——他没有备份。若不是找回了U盘,将直接影响毕业。“能交到失主的手上,我感到很高兴。”韩秀利说完,捻了捻烟头。

 

当然,对于韩秀利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发工资的日子。想着家中亲人的生活得以保障,也就不觉得辛苦了。2015年,他也有个小愿望,希望能调到家乡的分公司,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女儿。

 

追梦

 

李考仑,国科大保安队里普通的一员。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洁白的牙齿,质朴中略带羞涩。他来自河北邢台,初中毕业就出来闯社会。当过餐厅服务员、勤杂工,也曾专职做过志愿者。最后进了保安公司,调入国科大保安队。

 

有首歌唱得好,“好男儿就是要当兵”。成为一名职业军人,是李考仑最初的梦想。可惜,他因体重太轻,体检被淘汰。如今当了保安——保一方平安,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更何况,这是宁静、优雅,学术氛围浓郁的国科大。

 

他说过:“只要国科大在,我就在。”这里的一切都深深吸引着李考仑。校园里的各种活动,只要他有空,活动主办方不设门槛,他都会参与。比如他是青协成员,经常跟同学一起去敬老院看望老人、为老人表演节目——利用空闲时间,李考仑买教材自学了陶笛和魔术。

 

事实上,校园社团组织的活动并不能满足他。李考仑还是一名北京老义工,经常参加“太阳村”关怀行动,看望父母入狱、又无其他监护人的孩子们。

 

若说仁者爱人,兼爱更为难得。几个月前的一个清晨,李考仑遇见一只流浪小狗,就喂了一次,机灵的小狗便一直跟着他,从此朝夕为伴,取名“小灰”。“可惜,小灰上周误食了鼠药……”李考仑痛心地说。

 

打小与虫鱼鸟兽一同长大的李考仑极其热爱自然。耳闻目睹层出不穷的虐待动物事件后,他的内心总是备受煎熬,又爱莫能助。他现在梦想着成立一个家畜类动物保护协会。“你看,这是我写的关于动物保护的文章”。为此,李考仑正积极准备参加“中国梦想秀”,希望利用魔术和陶笛表演得到赞助。

 

当然,已经31岁仍然单身的他,还有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2015年找个媳妇,带回去让妈妈高兴高兴。

 

最熟悉的陌生人

 

采访结束时,笔者的脑海里蹦出一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原来保安行业的流动性之大远超乎想象。就我们国科大玉泉路校区的保安来说,短则几天——甚至看了学校一圈还没放下包,扭头就走;最长也不超过3年。原本在笔者的眼里,他们是一个固定符号,不曾想固定的只是那一身制服。

 

人来车往。这些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的小伙子,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工作时间默默履行自己的职责,业余时间还继续为梦想奋斗。身在国科大,未曾想,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这般动人,直叫笔者汗颜。

 

相比之下,拿着助学金补助的我们,得到学校全面保障的我们,享受着国家优惠政策的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更加努力?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记者/摄影朱忠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