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热爱,所以陪伴——访国科大本科生辅导员

  • 王树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2945

不论是阳光明媚的夏末,还是风清气爽的仲秋、寒风呼啸的严冬,在国科大总有那么几位老师每天忙碌着,总有那么几个身影与同学们相伴。余春燕、张相、盛晓光、王夺奎——国科大本科生的4位辅导员,就是为学生忙碌、陪伴学生的可亲可爱的人。他们与本科生共度的日子虽不过半年,大家已然成了一家人……

 

爱的传承爱的契机

 

辅导员是从事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学生管理以及学生党团建设等方面的工作。余春燕、张相、盛晓光、王夺奎4位辅导员缘何选择这份工作呢?

 

采访中,记者发现4位辅导员无一例外都曾经是学校里的积极分子,是学生骨干。他们对学生管理充满着热爱。余春燕和王夺奎还曾在学生管理工作岗位上工作多年,有丰富的经验,越是与学生相处的久,对学生管理这项工作的热情越是浓厚。

 

大学时代的经历对他们的选择也有不小的影响。张相在大学时,他的辅导员只比他年长5岁,二人相处融洽,彼此很快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辅导员在他的学习生活中,一直是领路人。正是受学生时代的经历影响,4位老师在择业的时候依然选择了辅导员这个职业,他们希望把爱心传承下去。

 

促使他们成为中国科学院大学首届本科生的辅导员的,还有缘分。盛晓光本身就是中国科学院大学的学生,2011年考入国科大,直到2014年毕业,他认为自己很幸运地见证了国科大发展的三个重要节点:2011年,读研究生时,学校还叫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2012年7月,学校正式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2013年7月,习总书记视察国科大;2014年,学校首招本科生。从学校更名到习总书记视察,再到招收本科生,3年遇到3个足以写进学校历史的大事件,这是盛晓光与国科大的缘分。“毕业之后能够继续留在母校,在国科大快速发展的历史时期奉献自己一点微薄之力,于我而言,是很荣幸的。我不仅是本科生的辅导员,也是他们的师兄,我将与师弟师妹们一起成长、一起走过难忘的大学旅程。”盛晓光真诚地说。

 

青春做伴一路有你

 

相识即相伴,国科大首届本科生与他们的辅导员相识虽不过半年,可共度的风风雨雨已仿佛说不尽、道不完。

 

国科大首届本科生于2014年8月27日赴校报到,而在此之前,包括整个暑假,辅导员们都在为迎新生做着准备工作,只享受了两天暑假。由于国科大首次招收本科生,很多工作都是开创性的,必须从零开始。“第一次拿到他们的录取资料,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们的照片;手写了每一份录取通知书的地址,然后寄给他们;给他们制作校园一卡通;分班;统计每个人的家庭情况、兴趣爱好;给每个学生打电话,告知开学注意事项;第一次在新生群里与他们聊天;设计第一件新生T恤……报到时第一次看到他们青春的脸,就觉得阳光灿烂,一切都很美好。”余春燕回忆道。盛晓光亦说:“不管假期加班有多么的累,看到报到时同学们充满稚气的笑脸,一瞬间释然了。”

 

让4位辅导员感到最难忘的是本科生军训,4位辅导员陪伴学生在顺义军区度过两周。学生军训苦,辅导员亦是劳心劳力、疲惫不堪。他们要负责军训的新闻报道,每晚还要交流学生一天的情况,交流一天的工作体会。余春燕是4位辅导员当中唯一一位女老师,她还有一项重要工作——给女生改裤腰,给男生补裤子。军训时动作大,不少男生迷彩服的裤裆都会撕开。而学生在军训时出汗多,只有一套迷彩服,3天才能洗一次澡,补裤子时要忍受的味道不必细说。

 

考虑到学生返校后就要投入紧张的学习,在军训期间,4位辅导员商量决定把本科生学生会、社团中心、志愿者服务队组建起来。同学们非常热情,报名踊跃,辅导员们只能利用晚间集训完的时间一轮一轮地组织面试。学生晚上9点结束集训,面试安排在9点半。面试过程中,学生与他们相谈甚欢,经常聊到兴起便收不了尾,以致十一二点才结束面试。然后辅导员们再回宿舍,整理资料、讨论名单。每晚都要忙碌到一点多。

 

4位辅导员天天熬夜,余春燕比另外3位辅导员稍年长,听的最多的就是:“真困啊!”而她回答最多的就是:“不准睡!”他们4人就这样一起“战斗”过来,并结下了“革命友谊”,跟学生们也越来越亲近。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4位辅导员的付出,同学们虽然没有用语言表述,也没有轰轰烈烈地做一个正式的感恩仪式,但是在同学们的心里,已然把他们视为亲人。

 

对于4位辅导员来说,同学们发自心底的接纳、信赖是最好的回馈。作为辅导员,手机要求24小时开机,开始他们很不习惯,半夜接到电话,心中很是烦躁,但是还必须立刻起身解决当前的问题。但慢慢地,他们适应了这种压力,“现在手机关机反而会很不习惯,学生找你代表他信任你,你的付出学生会体会到的。”王夺奎如是说。

 

在丰富的课余生活里,辅导员与同学们也一同玩闹,亲如一家。本科生学生会在“感恩季”举办了制作感恩饼干的活动,张相也热情参与,花了一下午时间,和同学们一起在师傅的指导下烘烤饼干。他们把饼干捏出不同花样,创意不断,食堂内充满欢声笑语。

 

余春燕提到一件令她印象极深的事。有一天很冷,她和一位女生在礼堂楼下聊天,女生戴着手套而她没有,她搓了下手,女生很自然地就拿过她的手,捧在手里捂着,自然得就像是自家人一样。“这样的一个动作我感到了学生对我真正的接纳和爱,我很欣慰,很感动”。

 

辅导员们的付出同学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最令盛晓光难忘的事发生在本科生军训期间。他是10、11、12班的辅导员,军训拉练那天恰逢教师节,他随同学们走到拉练终点地道战纪念馆,前9个班进去之后,他的3个班还坐在骄阳下慢慢等候。当他纳闷之时,突然,同学们同时站了起来,神情庄严地面对着他。“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然后听到一声整齐的声音:“祝盛老师教师节快乐!”“因为忙碌我差点儿忘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教师节,他们这一声问候,缓解了我两个月以来积压的很多工作压力,让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

 

时间飞逝,4年很快会过去,但是正如他们所说,他们和同学们处在一个共同成长的状态,4年之后他们和同学们一定会成为很亲、很亲的人。

 

后记

 

或许我们会忘记最初的来路是哪个方向,忘记天气是阴着还是晴着,忘记惊鸿一瞥怎样找到了绿洲,忘记来时的梦是怎样匆匆挥就,可同学们绝对不会忘记与4位辅导员一起军训,一起烤饼干,一起升旗的日子……

 

辅导员是灯塔,不论学生在铅灰色的天底下漂流了多久,总能指引他们找到正确的方向,辅导员是老师,是朋友,更是亲人,是学生们最可爱的人。他们的爱如同雨后铺满金黄的林间小径,清新而温暖;他们的爱如同午夜时响起的曼妙乐曲,愉悦而快乐;但当乐曲舒缓自如的淡去,留下的是爱的沉积。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