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也可以小清新

  • 武泓含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974

编者按:

近日,科学前沿进展名家系列讲座第一讲在玉泉路礼堂拉开帷幕。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院长席南华院士以“理解数学”为题,为同学们献上了一场直击科研前沿的精彩报告。犹记得,本科生迎新会上,那段惜字如金、简洁而深刻的讲话让大家对席院士产生了严肃而睿智的第一印象;而这次讲座则让大家看到了他幽默、诙谐的另一面。同时,也让大家发现,数学原来也可以小清新;前沿科技的背后必将有厚重的人文基石。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院长席南华院士在玉泉路礼堂为国科大学子开启了科学前沿讲座的序章——“理解数学”。

席南华身着白衬衫黑西裤,笔挺身姿,略带严肃走进礼堂。在掌声的海洋中,他登台,鞠躬,落座。

这位深深感染台下数百名学子的院士,凭借什么,让热烈的掌声和释怀的大笑一次次充满这座礼堂?归结下来,或许是人格内涵、学术造诣、战略远见、人文精神和全面视角。

大师印象:谦逊  幽默  贯通

“曾经告诉别人我在研究数学,而别人却问我是不是‘understand the mathematics ’(理解数学),自己想想觉得对,‘研究’未免束之高阁,‘理解’二字更为贴切,于是便作为题目。”席南华院士开场谦逊的言谈,丝毫没有高人的冰冷,而是像春风化雪一样将“数学”这块冰融作了一个小清新。正如武侠世界的比武,大侠也常立于高处,淡淡一语,便可慑敌;轻轻一剑,就已封喉。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这是席院士给我们学生上的一堂课。

讲座中,席院士将学术、科研与羽毛球、爱人这样可爱而有亲和力的语汇相结合。“像您这样学数学如此精细的人,是不是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在想问题呀?”大一新生对未知的数学领域充满了好奇。“打羽毛球的时候头脑中蹦出数学问题,有事便会想到,如同爱人,不去想,也会主动跳出来。”谈到去外国做讲座时,“有机会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但千万别忘了带上你的爱人,要不然你会寂寞的。”漫长无尽的黑夜,或是华灯初上的市集,被窗棱装裱,想象中都是寂寞的诗人独自凭窗低吟的绝佳背景。幽默而风趣的言语惹得整场欢笑不停。

惊叹于妙语如连珠,更敬之幽默又乐观。

看似枯燥得令人恐惧、单调得让人心寒的数学却可以这样的小清新起来。

并不是诗人花前月下,对饮独酌,长亭夕照般恣意洒脱的清新,略加敛合,长剑锋刃隐出鞘,兰花合蕊半边开。寒光不泄,香气更幽。

被问及为何有如此从容心态时,席院士答道:“和很优秀的人接触,阅读文学经典,是我做事情,过难关的关键。”

席院士在介绍孪生素数猜想这一数学研究前沿问题时,提到了著名华人数学家张益唐先生。当时席院士是在打羽毛球时接到电话,得知张先生的研究成果。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后来中科院数学所力邀张先生每年在此工作三个月。在和张先生的交往中,席院士发现,他对中国古典诗词非常喜爱、十分精通。有一次谈话中,张先生说他非常想读《百年孤独》,席院士当即说自己的书房里就有这本书,请他拿去随意读。

张益唐先生的文学素养令我们惊叹。而席南华院士书房里的《百年孤独》也让我们窥见他爱好文学的高雅情趣。人常说:“读书即是与先哲面对面地交谈。”“视野”之重要由此可见一斑。席院士的讲述也流露出这样的期望:希望我们年轻一代能多加重视,努力提升自身的人文素养。忽然想起两天前国科大举办的人文论坛,听众席上也见到了席院士的身影。古今中外贯通的人文素养,正是人格内涵之基石。

谈到数学天才伽罗瓦(Galois)时,席院士对他20岁时为情所困,送命于决斗感到惋惜。他幽默地告诫同学:“你们遇到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太冲动,要不然可能又是科学界的一大损失。”以史为镜,可以明得失。看似幽默的调侃背后,是对学子的关怀与期望,以及对事业的责任。

谦逊、幽默、贯通。这是席南华的轮廓,是这场讲座的轮廓。

学子感想:走近大师,豁然开朗

会后问及同学感受,记者团学术部的王温博同学说:“通过这次简短的讲座,我们并不一定能真正理解数学,但却可以走近大师。虽然各个学科研究领域相异,但是作为一名优秀科学工作者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相同的。席院士的讲座让我们看到了大师的另一面。一位科学大师的成长不仅在于学科知识与技能的积累,更重要的是在坚持对科研的专注与热爱的同时,通过文学、运动等其他方面的修养,成长为一个有趣味的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席院士总相信黑暗是暂时的,光明就在前方,才在数学研究中突出重围,取得非凡建树。有趣而接地气是我们意料之外的,转念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会上提问的刘孜铭同学谈到:“席院士的演讲充满了风趣,而这点正是当今许多科研工作者所欠缺的。所以席院士能够获得学生们的爱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数学本以研究数为学,而席院士却将其升华到了更加崇高的层面上,使得这门学科不单是一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一种哲学思想。我会更加坚定地在科研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尾声

最后我们再回忆一下用羽毛球与爱人借题发挥的那个“神”提问:“像您这样的数学家会在什么时候得到灵感呢?是在伏案工作时,是在河边散步时,还是在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迎面走来的时候?”

“灵感随时会出现。可能是在办公室里工作的时候,也可能是在其他时候。所以打羽毛球时也会想数学,河边散步时还会想数学,但若遇到姑娘,那可能就不想数学去想姑娘了。”

笑声满堂,掌声大作。

席院士往往给人留下数学天才、不苟言笑的印象,没想到还有如此有趣的一面。科学探索的路途少有平坦的大道,而多是崎岖、曲折的小径。如果是一个无趣的人,又怎能在漫长的科研人生中坚持下来?

笑声里数学正悄然接近,掌声里数学亦清新悠然。

前沿科技的背后必将有厚重的人文基石,正如爱因斯坦相对论背后有源于黑格尔的时间疑问,席院士的前沿理论背后有丰富的人文积淀、科学讲座背后亦蕴含主讲者的人格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