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不说话

  • 刘晓奕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840

从小我好像就是一个对于毕业不很在意的人。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毕业对我来说代表着一个无比漫长、没有作业、没有补课,让我垂涎不已的暑假。每当厌学情绪作怪,父母总是在不断叨咕:“再坚持坚持,到毕业就好啦。”毕业了可以睡到日上三竿,毕业了可以到河里捕鱼捉虾,毕业了我就可以去这里那里,毕业了我就要去做这个那个。即使升学了小伙伴们也都不会离得太远。哈,毕业,多么快活的事情!

然而,直到高考四周年前的那个寒假,我才感到,毕业二字,隐隐流动着忧伤,悄悄散播着离情……

我印象中那个寒假例行的高中班级聚会,老师同学们来得比往年都要齐,许是考虑到这次聚会过后,同学们都要大学毕业踏上不同道路,有的工作,有的读研,有的出国,以后天各一方,再相聚就更加困难重重了,因此大家都格外重视这次机会。聚会前半段,大家还都略显拘谨;后半段酒酣耳热,大家也忘却了原有的矜持,大声谈笑起来。语文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极擅言辞,他不厌其烦地和每一个学生交谈起来,问近况,问将来,尚不遂愿的安慰鼓励,出谋划策;有所小成不吝赞赏,不忘提点。醉意映红了他的脸颊,更显得他笑颜爽朗,一如往日地在课堂与我们评说诗文、畅谈古今。数学老师一改往日课堂上“爱吹牛”的习惯,话少了很多,却意外的郑重。同学们挨个儿过来敬酒,他笑盈盈地毫无推辞,一杯又一杯,直到了解他的同学过来劝阻,于是他一根又接着一根地抽起烟来,脸上看起来毫无醉意;化学老师刚做完手术拆完纱布不久,却也是难掩喜悦喝了不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聚会上有同学直接当场喝吐,曾经的男孩儿们长高不少,老师和他们拍肩搭背,宛如“好哥们儿”。末了送老师回家,他们还兴奋地说要加入同学们刷夜K歌的“疯狂”活动,虽然疲倦……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如此不同以往,让我后知后觉地感到毕业的伤怀和悲情。

凤凰花开下,当我们与同龄人相互赠言拥抱,谈说不舍,不要忘记花开鲜妍背后有这样一群人们,他们将离愁深藏心底,不言不语;他们默默地耕耘,却无怨无悔;他们无声地从树下走过,半是欣慰、半是羡慕地看着我们放肆飨宴这盛大的时节;他们不会用QQ,更不会用微信,却始终注视着我们……我突然想起了多年前一个老师因为生气而在课堂上说的话:“不管你们了,反正过三年又要换一批新学生。”但是她最后也没狠心真“不管我们”,反倒是操心得病了。当时的我也不能明白,这句话里包含的些许伤感和无奈……

老师啊,新来的学生还乖不乖,有没有比我们更爱学习?

老师啊,那次当众与您顶撞是我不懂事,谢谢您一点不记怪。

老师啊,您从前腰不好,在讲台上站久了会很疼,现在好些了吗?

然而,不知为何?遇到您时,这些话,我却始终没能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