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音乐恋爱

  • 云澈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1837

弯弯的月亮照耀在森林里,雪绒花伴着夜来香从月亮河边飘来,多想和你牵手唱一首葡萄园夜曲,把思念诉说,但此刻的你伫立在那大漠之夜,托西风的话要我等你到天明。天明,天明,天明你要快把马车赶上,在灿烂的阳光下踏上那条通往大青藏的天路,天明你要在牧歌里扬鞭,告诉我这不是一个神话,天明你就会到达香格里拉……

这不是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这只是加入博合以来,我学过的曲目的名字,今天把他们串到一起,就想起小伙伴曾经说的那样:在博合就像是与音乐谈恋爱。

是啊,如果原来对音乐只是喜欢,欣赏,驻足观望,那现在则是走进了他的内心,理解了他的喜怒哀乐,懂得了他的仁厚宽广,并因此而深深地爱着他。

听过了如山脉般起伏的旋律和音域,才知道流行歌曲不过是巍巍青山脚下的一株花草,唱过了从苗寨的鸡鸣到峥嵘的布达拉的歌词,才明白生命中如果没有爱,就如同音乐没有灵魂。

在博合的这大半年,我们像朝圣者一样,跟随着林老师的指导,踩着师兄师姐的足迹,在通往音乐殿堂的路上三叩九拜。

虽然才接触了30多首歌,但我已经跟随着那些或空灵或磅礴的旋律走遍了南北,《大漠之夜》叮咚的驼铃声一响起,思绪就会被载向那沙丘丛生的茫茫大漠。《大青藏》尼訇玛尼訇的诵经声则又把人带到神秘遥远的布达拉。《沂蒙山歌》忽强忽弱的麦浪声将五谷飘香的沂蒙山区展现在眼前。《欢乐的那达慕》急如鼓点的旋律让我们如同置身蒙古草原的那达慕大会热闹欢腾的现场。《香格里拉》那来自雪山之巅的呼唤让我相信了那风清安宁的香巴拉也是我远方的家。每次巡演,老船长老马都会提到博合是在践行白春礼院长的殷殷嘱托:“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想,在音乐里我也在行万里路。

如果说雄壮巍峨的歌曲是音乐宽广的骨骼,那么优美绵长的曲调则是树和河,流淌出音乐青葱的外表。《菊花台》是一首家喻户晓的流行歌曲,如诗如画的歌词本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但是由于过度流行,歌词也遭到了一些调侃,但是当“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的歌词从自己嘴里冒出来时,我忽然被感动了,重新感受到了这首歌一开始带给人们的凄婉的感觉,那时候我忽然明白合唱还可以是对一首歌的涤荡,将音乐从过于纷杂的社会气息里拯救出来,只留下音乐原本的样子。苏芮的《牵手》也是一首很熟悉的歌,但是仔细推敲了其中的歌词“因为誓言不敢听,因为承诺不敢信,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去说服明天的命运,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牵着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才发现这首歌背后深藏的情感,所以每次唱到这首歌,都不禁泪流。但是听过老马在长沙的巡演上关于“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的解读后,才发现《牵手》不仅可以是男女之情,也可以是科研工作者对于科学的情谊,我想,只有合唱这样此起彼伏的旋律才能够将一首歌绵延不绝的情感表达完整吧。

把国外的经典歌曲用合唱表达则又是另一种感觉。《歌剧魅影》深情的对唱和高亢的旋律似乎能让人感受到歌剧中男女主角凄婉的爱情和跌宕起伏的命运。《雪绒花》轻轻地哼唱就像感受到了雪花从天而降的安详静谧,也体会到主人翁对于祖国的依依不舍之情。经典的弥撒曲《哈利路亚》唱起来就像是擦拭一个圣洁的光环。

宽广的《祖国颂》,欢腾的《阿细跳月》,轻快的《思念》……很难用语言一一描述,但是这些旋律会时常响在我的耳边,融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期待着能听到更多的经典、演绎更多的作品。

从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了解到这些伟大的作品,走进他们的内心,并演绎出来,也从没梦到过会遇上这样一群对音乐热爱并不断探知音乐奥秘的人。我深知自己现在不过是迈过了音乐的门槛,他的深沉壮丽还要更多的体会,他的柔情悠远还要更多的感悟,但是很感激在博合有这样一段与音乐为伴的岁月,可以和一群热爱音乐和生活的人一起敲开一扇扇音乐殿堂的门。

我会珍惜这段除了难得,还是难得的音乐时光。

                                                           (作者系博士合唱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