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睿 爱在博合

  • 刘艳伟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2167

“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地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伴随着动人的旋律和唯美的歌喉,刚刚结束中南大学和中科院亚热带生态研究所“十周年巡演”的博士合唱团(以下简称博合)的老师和学生们潸然泪下。满含热泪的博合团员们啜泣着,却依然用心地唱出感人的歌声;风趣健谈的国科大党委副书记马石庄双手擦拭着眼睛,沉默不语;而林玉赤老师仍旧投入地挥舞着双臂,指挥着这场即兴演出……十年,坚持不易;十年,情比金坚。在歌声回荡中,萦绕在每个人心间的是博合十年的艰辛历程,还有马石庄的一句话:“我们是不是还能一起走到下一个十年?”

那一刻,博士合唱团团长、学生处团委书记陈睿红肿着眼睛,用镜头记录下了这一幕幕感人的瞬间。自2012年起,陈睿开始担任博士合唱团团长一职,虽然仅仅两年,但她对博合的爱不比任何人少,博合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人生中能有这样一个团队很温暖,是心灵的港湾。”博合的一点一滴都融化在陈睿的心里,也在一点一滴地改变着她。

一起吃苦的幸福

在陈睿接手博合时,上一任团长刘红雨老师哭得很伤心,陈睿想肯定是刘老师为博合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才这般伤心。可后来,陈睿渐渐地明白,在博合,每个人都为它付出了太多太多,马石庄、林玉赤、博合的每一位团员,还有她自己。

中南大学是博士合唱团“十年巡演”的第三站,这是陈睿入团后跟博合去的最远的一站,也是行程最赶的一次。此行,他们要坐十五六个小时的火车奔赴一千五百公里外的长沙。这么久的车程,青年人忍受尚可,可对于日程繁忙、年过半百的马石庄和林玉赤,陈睿觉得太过奔波辛苦。然而,马石庄一向要求与博合的同学们同吃同住,从来不许特殊对待,所以六十余人的队伍就一起在火车上颠簸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一下火车,他们就赶紧安排住宿,紧接着下午走台,晚上演出。这次演出,博合与中南大学的合唱团有交流演出的环节,跟专业的合唱团同台演出,团员们倍感压力,尽管路途劳累,团员们都排练得很认真。林玉赤一如既往地耐心倾听同学们的每个音准,一一纠正走台时的错误,在下午的彩排和晚上的演出中,年逾花甲的她一刻都没有坐下休息。“当天晚上,马石庄担任主持人,在两个小时的演出中,他要一直保持着激情和亢奋的状态,真的很辛苦。”陈睿说道,“可无论台前幕后,马石庄一直站着,思考着。”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无论团员们在排练还是演出,他都一直站着,与同学们同甘共苦。“博合的凝聚力来自哪里?那就是因为马石庄一直站着、陪着,身先士卒。”陈睿说道。

在博合,马石庄不是高高在上的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副书记,林玉赤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国家一级演员,他们是团员们亲切的“老船长”、“林妈妈”,而陈睿则是他们的大姐姐。哪个孩子谈恋爱了或者结婚了,生活、学习、科研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博合的老师们都会与大家一起分享,并帮助解决问题。正如《牵手》中所唱的,“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每次唱起这首歌,团员们都会落泪,也许这正是他们彼此感情真实的写照。

诚恳地做每件事

对于博合的团员们,陈睿说他们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不高调,不张扬,很诚恳地做每一件事情。”在陈睿刚担任团长时,当时的学生团长俞扬积极地协助她的工作,提醒她不了解的一些细节,帮助她很快地手新工作。每年,博士合唱团50%的团员会换掉,新一批的团员要从识谱、发声等基本知识从头学起,这时许多老团员们就担起了指导新团员、转达各项规定的工作。“许多我做不到的事情,他们替我做到了。”陈睿感激地说道。刘米兰、吴笛、冯宇……这些老团员们是她得力的助手,陈睿也密切关注着他们的改变,为博合每位成员的成长而开心。

马晋是让陈睿印象很深刻的一位团员。在大家嬉笑玩耍时,马晋总是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谱子,练习歌曲。他是一个典型的理科生,不善言谈,可做事的态度特别踏实认真。在国科大搬迁至雁栖湖校区后,马晋在那里组织了博合团员的招募工作,并为新团员测试声音。人员招好了,排练很重要,几乎每周马晋都去中关村校区学习新的乐理知识,然后转达给雁栖湖校区的团员们。不停地奔波于雁栖湖和中关村校区之间,组织大家排练,“很辛苦,可他从来不会抱怨。”

陈睿除了博士合唱团的日常工作,还要负责团委的各项工作,尽管工作繁忙,她总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好各项工作。这份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对学生们的悉心付出,让同学们都非常钦佩和感动。“陈老师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十分负责;在生活中很会照顾人,她就是我们的大姐姐!”博士合唱团常务副团长冯宇如是说道。

追求真善美

提起博士合唱团,许多人会想起2013526日青岛火车站南候车厅的那一幕,一位满头花白的长者满怀激情地指挥着几十名年轻人演唱了《天路》《茨冈》《思念》等歌曲,引得许多旅客驻足聆听。“这个合唱团居然唱《茨冈》,这么专业!这么棒!”正在一旁看管行李的陈睿听到一位清华大学的老师发出这样的感慨,她觉得特别开心。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在短短几天内,他们演唱的视频引爆网络,博士合唱团火了!

其实对于博士合唱团来说,这样的即兴演出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他们总是走到哪儿唱到哪儿,兰州的黄河母亲雕像下、青海湖边的草甸上、乌鲁木齐的天文台工作站、长沙的东方红广场、北宫门森林公园的观景台……这里都留下了他们嘹亮的歌声和青春的身影。今年三月,到山东大学举行“十周年巡演”时,在火车站外人烟稀少的道路上,博合一行六十余人特意为五、六位休息的环卫工人唱歌。“你们怎么为我们唱歌?”“你们唱得真好听!”“你们从哪儿来呢?”“你们这就走了吗?”等环卫工人回过神来,团员们已经再次踏上了旅程,奔赴下一站。

“我相信那些环卫工人们能感受到我们的真诚。博士合唱团不求名利,而是追求人世间的真善美。”陈睿说道。在这个喧嚣的社会,博士合唱团犹如一泓清泉,涤荡着博合每一位老师和团员,也感染着每一位听众、每一位走近它的人。陈睿相信在博士合唱团的日子会带给团员们很多收获和感动,他们在学会唱歌的同时,也拥有了珍贵的友情和回忆,更学会了怎么做人、做事。“博合的经历,有助于他们人生观的树立和整个人生的发展,也会影响他们对事物的看法,学到积极做人做事的态度,学会和别人合作,以乐观的态度生活。”也正是这样,工作多年的老团员周末时仍愿意继续参加训练,指导新团员;当博合到中科院各个所里演出时,总有些已经回所的老团员们要争取再次同台一曲。“博士合唱团给不了他们任何物质上的回报,他们是完全出于那份热爱和享受。”

每个人都不要离开

在博士合唱团,每年都有一次聚会,团员们聚在一起,各显其能,这既是总结博合一年来的工作聚会,也是向即将离开北京的团员们道别的日子。在去年的聚会上,看着那充满回忆的一张张幻灯片,过去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平时不怎么流露情感的陈睿哭得很伤心。上台讲话时,她依旧泣不成声。走下台,马石庄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激动?”“我就是很感动!希望每一个人都不要离开!”陈睿回答道。

“在自己职业生涯的起始阶段,能够参与到这样一个社团很幸运,从中我收获了许多的感动和感悟。我虽然是团长,但也是团员。在博合,我学到了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情,也学会了如何去思考。最重要的是让我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发自内心地去关心别人。过程总是痛并快乐着,在博合的工作,我从来不觉得这是压力和折磨。即便再累,也很愿意去做;再大的困难,只要自己能克服,都想着去做成。”陈睿说道,“如果将来我要离开博合了,我肯定会特别不舍的。”

陈睿说自己平时“不擅长表露内心的感情”,也不是一个在别人面前喜欢流眼泪的人。可在讲述博合时,她却毫无保留地说出那份浓浓的爱意,流露出发自肺腑的感动,说到动情之处,她的眼中泛起了点点泪光。也许这是因为博士合唱团是她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这里有她挚爱的一个团,有她深爱的一群人。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

编者按:

十年新启程,一直在路上。博士合唱团从不会因为成员是一群“学霸”就呆在校园里唱歌,正相反,这群年轻的歌者满怀热情地将音乐传遍了祖国的天南海北,自20067月起,博士合唱团怀着对奉献在祖国大西北的中科院科研人员的崇敬,从北京出发开始了八千多公里的西北行,也开始了博士合唱团全国系列巡演的首航。此后,太行行、东北行、遵贵行、武汉行、山东行、四川行……有中科院研究所的地方,就有博士合唱团的歌声,他们成为一支“走到哪里就唱到哪里”的“乌兰牧骑”。他们用歌声作为载体,来慰问战斗在一线的科研人员。今天,博合十岁了。在此,让我们沿着时间轴,来聆听他们的一路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