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国文 台湾教师的中华情

  • 杨 贝 刘单华 (2014年以后的旧数据)
  • 3254

20131020日晚上,对于国科大雁栖湖校区电子学院选修《电子电路技术与设计》课程的学生来讲,是一个特别的夜晚。有的人感觉愧疚不已,有的人开始反思自己……而这一切,都源于一封邮件。

 

各位同学:

查阅此次同学的作业后,多数人不用心去思考答题或少数人抄写剪贴,为师不禁想与各位说出几句感言:或许我多虑,或许我多余说这些无相关同学的未来前途,常令我思考教育是否无须良心,或只求个人名利成果,或让学生顺其自然而无竞争力,或是不如归去落叶归根?

我舍去近十倍薪资而飞越千里来京城,欲传授多年经验与知识期望你们能成为精英中精英,读过清末历史,列强联军侵华,不平等条约,割让台澎,这些发生过事实,不让人痛心至极吗?难道还要被他国引发重演?未来国家需要靠你们这批精英,为师岂敢不用心育才,期望看到你们更加强盛,代代传承……

望君铭记为师教育之意 

卓国文 

 

看过邮件后,选修该课程的魏同学感慨道:“一直以来我都处在一个茫然和盲目的麻痹状态,从来没认真想过研究生与本科生的实质区别是什么,以及我该怎样对待研究生期间的学习和研究。卓老师这封充满真挚情感的信感动了我,也许我不敢说立下报效祖国的宏伟大志,但是我开始反思究竟如何对待人生……”

发这封邮件的老师究竟是何许人?他在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的教学与生活中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记者走近了这位来自台湾的授课老师——卓国文。

纯粹地育人

采访前,卓国文的课程还没有结束,记者特地旁听了一节《电子电路技术与设计》。下午一点半的课,卓国文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他不紧不慢,给人儒雅谦和的印象,甚至可以说有点腼腆,感觉用“先生”这个颇具中国传统味道的称谓来称呼他更合适。

上课时,卓国文不用讲义课件,一块黑板、一把彩色粉笔,他一挥手,就是信手拈来的电路图,分析电路时他认真细致地用不同颜色区分不同功能。卓国文从事电子电路设计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些电路他早已烂熟于心,有些电路都是他原创的。整节课的教学氛围特别融洽,卓国文台上讲得精彩,学生们台下也听得专注。课间休息时,总有一群学生上台把他团团围住,问个不停。下课时,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大声鼓掌,向卓国文表示感谢和敬意。

毫无疑问,一堂普通的课能收到如此好的效果,正得益于卓国文过硬的专业素质和独特的人格魅力。对于教学,卓国文有自己的观点和见解:“教学的根本,不在于教会学生书本上的知识,而在于人性的感化。教书育人,要注重人性化,要让学生懂得对家人、对社会的感恩,凭着良心去做事。等心灵净化以后,才能来讲教师教学水平的高低、视野的宽窄。”

他的教育理念是“有教无类”,他说:“不管什么样的学生,只要认真学,我有能力、有机会的话,都会帮扶他的。”这也与卓国文的亲身经历有关,因为有耳疾,他听不到高频率的声音,高中时英语听力总过不了关,当时英语老师并没有因此放弃他,而是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如果我的老师放弃了我,那也许现在我就不可能当老师了。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一定相同,所以有些事情,不在于学生的错,而在于老师有没有能力去点拨、帮助学生。”

对于教学方式,卓国文更注重学生之间的团结合作和实践能力,他还列举了四个硕士生合作创立“宏基集团”的创业故事,并且坚信国科大必将涌现大批优秀人才。在他所教授的课程中,期末考试只占总成绩的10%,所有学生则被分进了四人实践小组。“你们将来不可能单枪匹马,你们要去面对一个大企业的话,必须要学会团结协作。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必须要有竞争力,要能真正团结地做事情。”

在卓国文眼里,大陆学生比台湾学生多了一些吃苦耐劳的韧劲。有些大陆学生的家庭环境可能要差一些,但也因此更懂得珍惜,知道奋斗的重要性。卓国文非常认可大陆学生的素质:“我相信未来有作为、有世界性影响力的新生代华人会出在大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想把自己三十余年的经验在这里传授。”

虚心地积累

卓国文铭记着这样一句关于成功的箴言——成功就是处于一个阶段就要做好这个阶段的事情。做学生就要做好学生的根本,做老师就要尽到育人的本职,做到仰无愧于天,俯无怍于人。

无疑,卓国文的学生时代也是成绩斐然的,当年台湾高校的录取率仅为18%,经历了高考失败、服兵役、重新高考的曲折道路,他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卓国文本科主修机械工程,但由于兴趣广泛,他还兼修了电子、物理等领域的课程,并以同等学历直升中央大学博士,期间主修电机并兼修光电、天文、空间等领域的课程,修了近60学分的课程,远远高于学校规定的18学分。“我学习不是为了应付考试,也不是说为了让自己有多少学问,我只是对那些自己未知的领域想多了解些。”

那时,卓国文每天都坚持早早起床,除了上课,他剩余大部分时间都和老师讨论问题,有时一直讨论到凌晨两三点。另外,读博士期间,他还在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当顾问,以增加实践经验和拓宽知识面。至今他已经设计出百余件商用电子产品,在台湾和大陆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对于这些荣誉,卓国文平静地说:“懂得坚持,学会积累,总有一天能实现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赤子的心灵

“如果只是教书,其实我在台湾就可以教了,可是再怎么教,也无法很好地带动两岸关系的改善。”谈起来大陆的初衷,卓国文真诚地说:“我舍去台湾优厚的福利待遇,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如果真要说有什么期待,那就是希望你们这一代学生里能出现影响两岸局势的人物,实现两岸的和平相处。”此刻,卓国文特有的台湾腔调听起来多了一些乡愁的味道,“其实台湾人民都很善良的,我希望我能向我的学生们展现这样的面貌。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炎黄子孙,为什么不能共建和平疆土呢?”

学生魏昭说:“有一次讲到信号编码,难免涉及到了国防问题。卓老师就忍不住跟我们讲到了台湾问题,他作为普通的台湾民众,坚持无论统一与否,和平发展才好,他热爱大陆。当时我们都非常感动,全体为老师热烈鼓掌。还有几次在上课前,他给我们放了一些关于台湾文化的视频,还给我们带来了台湾特产、台湾报纸,其实老师的这些举动正是在促进两岸文化交流。”

许多人将卓国文称之为“大陆和台湾的和平使者”,对于这个有些官方色彩的词语,他摇摇头说:“我不是什么使者,我们普通民众想要的仅仅是永久的和平,安定的生活。”

在国科大雁栖湖的教书生活让卓国文轻松又满意,在教学和科研上都进展顺利,而且学生们也学业有成,各有发展。“当然最开心的,还是和你们这群年轻人相处,感觉自己也很年轻。”说着,卓国文笑出了声,像个无忧无虑的大孩子,充满孩童般的纯真。

“对于自己的未来啊,我没有很高的要求,不求功名,只求平淡与安定。当好老师,扶他人一把,这样就很好。”当谈到对国科大学子的期许时,卓国文说,“对学生的话,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认真做好每一个阶段的事。发挥自己的专长,不要犹豫,不要给人生留下太多的空白。”

    (作者系国科大记者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