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看两会】以“东数西算”弥合数字鸿沟,推进共同富裕

  • 孙毅 (光明网)
  • 创建于 2022-03-15
  • 998

  【光明网理论】作者:孙毅(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虚拟商务系副主任)

  2022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我国今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相关工作部署和政策措施,其中多处提及“数字经济”,为我国数字化建设指明方向。党的十八大以来,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我国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战略选择。作为提供算力资源的新型基础设施,大数据中心不仅是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座”,也是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引擎”。今年2月,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东数西算”的全面启动一方面能够进一步夯实数字经济发展基础,创造国民经济增长动力;另一方面通过东西部资源的有效对接,还能够有效弥合数字鸿沟,推进区域均衡发展,为加快推进共同富裕贡献力量。

  包容性增长: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初心、决心与恒心

  从技术进步驱动经济社会发展一般规律而言,数字技术在显著提高劳动生产率、有效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同时,也会因为地区、群体、行业等存在的差异导致数字鸿沟。我国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产生数字鸿沟的风险。在地区层面,2021年我国农村网民数量约为 2.97 亿,城镇网民规模为 7.14 亿,呈现出明显的城乡差距。在群体层面,60岁及以上老年网民规模达1.1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43.2%,与73.0%的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行业层面,2020年我国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数字经济渗透率分别为8.9%、21%和40.7%,水平差异显著。

  防止产生数字鸿沟,实现包容性增长是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初心。早在2001年,习近平同志就强调,要“让‘数字福建’贴近社会、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让人民群众分享‘数字福建’建设成果。”2002年,习近平同志发表《缩小数字鸿沟,服务经济建设》的署名文章,指出“帮助山区致富,必须缩小山区与沿海地区在获取信息方面的差异”。

  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一“初心”逐渐演变为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决心。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适应人民期待和需求,加快信息化服务普及,降低应用成本,为老百姓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信息服务,让亿万人民在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上有更多获得感。同年,我国作为主席国在杭州召开G20峰会,发布了《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推动G20成员国在提高数字包容性、消除各类数字鸿沟方面达成共识。

  面向“十四五”,我们要继续坚守实现数字经济包容性增长的恒心。2022年1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在系统总结“十三五”期间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指出了我国在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不同群体间数字鸿沟未有效弥合的现实问题,明确了“数字化服务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途径”,提出了“数字化公共服务更加普惠均等”的发展目标,制定了“提升社会服务数字化普惠水平”“推动数字城乡融合发展”等一系列破解数字鸿沟的关键举措,标志着我国数字经济转向普惠共享、包容增长的新阶段。

  “东数西算”:促进东西部协同发展的点睛之笔

  以“东数西算”工程涉及的内蒙古、甘肃、贵州和宁夏西部四省为例,与江苏、浙江、上海以及广东沿海四省相比,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进而弥合东西部数字鸿沟,促进共同富裕具有重要意义。

  一是“东数西算”能够实现资源利用的集约效应,从而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受土地、能源等资源约束,东部地区已没有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发展空间。而西部地区土地、能源资源丰富,气候、环境优势显著,具备承接东部算力需求的有利条件。“东数西算”就是通过构建全国一体化的算力网络体系,将东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导到西部,从而优化资源配置、提升资源使用效率,让东西部地区能够发挥自身优势参与数字经济发展、共享数字红利。

  二是“东数西算”能够发挥算力产业的协同效应,从而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数据中心产业链条长、投资规模大、带动效应强。对于西部地区而言,“东数西算”不仅能够在当地带动产业上下游投资,还能够借助东西部一体化的数据生态构建东西部一体化的产业生态,从而破除产业发展的地理约束,实现产业布局分散化和去中心化;开拓东西部产业转移的数字通道,重构东西部区域发展的经济版图,有助于发挥区域经济增长的协同效应,推进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三是“东数西算”能够释放数字技术的溢出效应,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东数西算”在长期能够发挥稳定增长、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的综合效益。在经济领域能够衍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有助于西部地区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在政务管理领域能够提升政府治理水平、优化营商环境,为西部地区创造繁荣有序的创新创业环境;在民生领域能够有效支撑西部地区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工作,提升社会服务数字化普惠水平。最后,随着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和东西部地区的良性互动不断深入,新知识、新理念和新思想也必将“东风西渐”,成为西部地区的人民开创美好生活、共享发展成果的精神财富。

  以“东数西算”为抓手弥合数字鸿沟、促进共同富裕

  要发挥好“东数西算”工程的集约效应、协同效应和溢出效应,通过推进数字经济包容性增长来弥合东西部数字鸿沟、促进共同富裕,需要注意以下几点:一是要坚持科学规划和有序监管,防止产业投资虚热和数据中心空心化。要积极引导市场主体理性看待“东数西算”带来的机会和风险,避免盲目跟风炒作、低水平重复和同质化竞争,引导产业有序发展。

  二是加强跨地区、跨领域和跨部门的联动与协作,打造有利于发挥数字要素价值的制度环境。建立与全国一体化的算力网络体系相匹配的数据治理体系,加强制度的顶层设计,统筹各地区数据安全、数据标准、数据共享、数据定价等政策标准,最大程度释放数据要素价值、促进数据要素市场化流动。

  三是要引导西部地区合理规划产业转型升级路径、立足实体经济发展数字经济。国家层面应尽快出台西部地区数字化转型试点方案和示范项目,引导西部地区立足自身实体经济基础和资源优势,合理制定数字化转型和产业升级方案,避免盲目追求新产业、新模式和新技术,最终造成资源浪费。

  四是要大力提升西部民众的数字素养、为西部地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人才储备。立足发展实际,西部地区不仅要关注科技领军人才和产业高级人才培养,更要重视培育具备数字化素养的一线工人。要因地制宜地制定人才政策、开展教育培训工作,建立多层次的数字化人力资源储备。

  【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数字经济与包容性增长:基于大数据的分析与实证》(项目批准号:72073125)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孙毅(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虚拟商务系副主任)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https://theory.gmw.cn/2022-03/12/content_35581035.htm

责任编辑:李暄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