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走进国科大校园

随心“舞”动,野蛮生长

  • 文 刘阁 (团委)
  • 创建于 2020-10-07
  • 1433

  国科大校园内最近什么最火?

  毋庸置疑,是广场舞。东区礼堂前,一台音响、几个领舞、二百多位同学,构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盛大聚会。在这里,挥洒汗水和脂肪,卸下压力负担,用摆动的肢体和肆意的笑脸与一切烦心事和解。

  不到三天时间,三个广场舞“线上联络群”(每群500人)就爆满了。或许是疫情下高校学子对团体活动的向往,亦或是“土到极致就是潮”的趋势。无论如何,这项活动的发酵速度以及同学们对这项活动的热情都极为引人注目。

  于是,学生记者于9月29日采访了国科大广场舞活动的发起者未创创及王翔煜,采访涉及组织这项活动的初衷、未来的发展规划、广场舞风靡高校的原因等方面问题,以下是采访实录:

未创创、王翔煜

  Q:你们是怎么想到要组织这样一个活动的呢?

  未创创:因为本科学校有类似活动,很心动,当即就拉了一个群。当时群里只有100多个人,我本来想再拖几天,但我的朋友(王)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带着音响和设备就去了,并且做了第一天的领舞。当天有人发了朋友圈,慢慢的人就多了。

  Q:有预想到参与人数会增长得这么快吗?

  王翔煜:(笑)他们进了群也不一定来啊,其实我们现在总共才跳了两次。

  那你们有注意跳广场舞的同学的男女比例问题吗,似乎是女生远超过男生的,有想过是为什么吗?

  未创创:可能跳舞本身,女生更喜欢吧,男生可能去打球,打游戏了。

  王翔煜:可能女生接受度比较高吧。

  Q:如何看待广场舞在高校内的风靡?

  王翔煜:可能是因为丰富的校园生活突然之间被疫情打乱了吧,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广场舞正好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室外运动、社交等等。

  未创创:特别喜欢这项活动的人应该不是很多,好多人应该还是抱着社交的念头来的,想认识认识新朋友~

  Q:你们俩有舞蹈基础吗?

  未创创:他(王)有,我没有。

  王翔煜:我,Breaking。

  Q:会探索其他舞种吗?

  未、王:会啊,领舞的小姐姐们花样特别多,会教一些新的舞种。

  Q:你们现在对这项活动有什么规划么?计划一下时间、地点等。

  未创创:我昨天真的有想。因为第一天人不多还比较好掌控,第二天人多了以后就感觉自己分身乏术。我还挺想把时间定下来,分时间段,比如说19:00-22:00分成三个时间段(因为每个人可能只会跳一个小时);另外,新手教学的事情我还比较头疼,因为大家到达场地的时间不一,不太方便统一教学,一个人教的话太累了,所以还蛮想找几个比较喜欢这个活动的同学负责这一块。

  王翔煜:之后如果负责人多了、参与人也更多了,可能会考虑东西区分开。

  未创创:现在这几天先不分开。我还是觉得一个学校的人应该在一个地方,而且聚在一个地方的人多了,就会有很多人有“凑热闹”的心理,即使不会跳,也会加入进来。而且,现在的地点(东区礼堂前),已经算是一个比较折中的地方了。

  Q:有考虑常态化吗?每周固定几天?

  王翔煜:不会固定几天。我们会在群里问,只要有人想出来,我们就出来。

  那咱们广场舞大队之后有计划参加什么晚会或者活动之类的吗?

  未、王:迎新晚会啊,我们打算报名啦,我们群里好多小姐姐都很积极得想要参加迎新晚会。

  未创创:我们对迎新晚会的初步设想就是做一个串烧,《醉酒的蝴蝶》、《最炫民族风》之类的。

  Q:有考虑发展成社团吗?

  未、王:目前不考虑,我们主要还是以“玩”为主,希望它能自由发展。 

  王翔煜:有可能大家就只是新鲜两天。

  我们还问了其他很多问题,比如会不会开设官方账号、多渠道进行宣传等等,与我们预期相反的是,他们的回答多是“不会”、“没有必要”,他们似乎不强求这项活动能够长期发展下去。

  没有做过多的规划、没有期望一定要做到某种规模。他们更希望这项活动野蛮生长、自由发展,不会带给任何人负担。的确,野蛮生长,往往有最大的生命力;自由发展,往往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希望所有参与的人,都能够,随心“舞”动、野蛮生长。

责任编辑:脱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