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马叔去家访||2020年家访,要从“赌雨”说起……

  • 文图/赵元浩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 创建于 2020-09-26
  • 733

编者按:9月23日,北京玉泉路,淅沥沥的秋雨下了一整天;而就在一个月前的云南雨季,三位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在读研究生、本科生正和“马叔”(国科大总学监马石庄教授)一起,对26位国科大2020级云南籍本科新生逐一家访。“如果在雨季的云南去访你,必定是真爱,这爱要比跨越北京六环的异地恋赤诚得多。”雨季盘山路险峻湿滑,泥石流、山体塌陷也时有发生。家访第七年,国科大2019级本科生赵元浩有幸成为家访团队的一员,与马叔一同踏上风雨云滇家访路。他说,“今年家访,要从‘赌雨’说起……”

  家访首日,汽车刚刚向西驶出昆明,我们在车上就时不时谈论起雨了。断断续续有很多次对话,都能和“雨”沾上关系。但起初我确实没有在意那些细节,从小生活在昆明,我早已熟悉这里“四季如春,一日四季”的气候,也常常感到某种悠然自得的超然。

  晴就是晴,雨就是雨,何须为天气而苦恼,每种天气,各有风情。谈论天气也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不过,貌似自从汽车启动的那刻起,雨就变成了个严肃的话题,而“赌雨”自然也成为活跃气氛的方式。


家访路上


  我们“赌雨”,其实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路线规划。在国科大本科招生的12个省份中,云南显得十分独特——生源分散、地形多样、路况复杂,家访路途需要更长的时间;尤其今年,高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推迟,留给我们的时间就更紧张了。

  我们需要前往云南各地,在报到前帮助新生做好进入新阶段的思想准备。倘若路线规划有半点闪失,或者没有周全考虑天气的变化,都会影响家访的进展。

  说是“赌雨”,其实我们谁都没有按照自己的理想随意猜测天气的状况。在马叔最早提出我们通过“赌雨”来预测前方天气的时候,我们已经在驱车前往大理的途中,而“向西挺进”便是他在考虑天气信息后做出的决定。

  从那时起,我就会不时研究下途径地点附近在未来的雨量积累预测,以及卫星云图的变化趋势,也开始每晚定时查看雷暴预警和雨带的移动情况,从而更合理地规划家访路线。

  家访前三天,我们快马加鞭,只为日后躲避雨带。

  8月24日,从临沧前往蒙自经过214国道和323国道,道路环山,崎岖蜿蜒,而我们正巧处在两个向东移动的降雨区之间,走得太快,或是走得太慢,都可能对行车安全造成影响。

  而25日南下金平和勐拉时,蛮金公路局部路段已经有轻度的山体滑坡,这也是本次路程最令人紧张的路段,因为气象数据显示25日晚附近可能有强降雨,我们都担心会在返程时遇上山体滑坡。好在走西线、南线时挺幸运,我们顺利按预定计划完成家访任务,马叔还打趣地问,“云和雨都去哪儿啦”,只不过我们都清楚,那不是我们真正期望看到的。

  我们真正期望看到的,其实是准国科大新生在入校前就做好大学学习的思想准备,逐步从高中时期的学习状态转变为能够生活自理、学业自觉、行为自控的状态。

 

到新生家中家访

  家访的话题自然会围绕这三个方向展开,从入学前准备谈到学习、谈到生活、谈到交友;从选课,谈到导师、谈到游戏、再谈到经历分享……

  对于多数新同学,家访谈话时难免都显得有些拘谨。活跃的往往是家长们,或是担心孩子,或是叮嘱孩子,或是心中对孩子的选择仍有疑虑。

  消除新生父母心中的担忧,便是家访的目的之一,有时候,马叔会让我们从自己在国科大学习的真实经历谈起,让新生的父母通过我们看到孩子们未来真实的生活状态。特别清楚地记得有位新生妈妈说,“我什么都不懂,但我知道读书是孩子的事。”在她看来,孩子有为自己选择的权力,他要成为真正的自己,而不是活在其他人的期望里。只有成为真正的自己,才能感受到内心的安定与幸福。

马叔与新生家长交谈中

  和学弟学妹交谈时,我偶尔也会想起自己刚入学时的经历,那些经历最终转化成家访部分谈话内容的灵感来源——选课系统怎么用、怎么选择学业导师、到哪里去查看学校通知、不同类型的课程如何搭配……很开心能与他们分享,因为我知道,这样能让他们在来到一个远离父母的陌生环境时,“心里有底儿”。

  但如何分享,却是个挑战。

  家访随行的还有我的同学和学长,我们一起参与谈话,尽可能把更多的感受分享出来,“多和不同省份的同学交流想法,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多在课堂结束时向老师提问,争取理解透彻课堂知识的要点”“遇到困难可以求助学长学姐或是辅导员和班主任”“多为自己的学期做些积极的规划,并采取实际行动实现那些目标。”……这些“经验”,与其说是分享,不如说是我们也在梳理总结我们走过的时光。

与新生分享经验中

  因为是首次参加家访,很多事情我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每晚临睡前,我也会“复盘”,想想明天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开学两周了,我已经陆续收到很多学弟学妹发来的信息,我意识到自己参加家访,其实并不是要把每件事情都向他们交代得明明白白,而是和他们建立联系,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提供一些可能有用的建议。这个过程既是他们的成长,也是我们的成长;他们需要学会远眺,我们需要学会回顾。

  从8月20到28日,我们从昆明出发,首日抵达大理鹤庆,途径丽江、保山、腾冲、德宏等地,23日完成西线家访;8月24日,从临沧出发,东进蒙自及边境城镇金平,随后对师宗、罗平、曲靖、富源、玉溪、昆明等地新生完成“全覆盖”家访。


2019级本科生赵元浩、2019级本科生陶锟、2014级本科生/2018级研究生杨昊天与2020级云南红河新生杨福彬一家合影

  9天,3099公里,山河早已匆匆远去,夜晚栖心玉泉,梦已启程。

  最后我也想致2020级的同学们:愿你虽走得很慢,但从不退却;愿你虽走得很远,但终会归来。







家访合影略览

责任编辑:脱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