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的春天

  • 张越 (武汉分院)
  • 创建于 2020-04-16
  • 3766

  一夜滚落的春雷,似以往一样高调地宣告着春天的临近,而本应热情接待它的人们却困守于家中,久已。人们常说春天的雨水是温润的,而当我提起笔的时候,窗外却下着急促且刺骨的冰雪!原是这场令人战栗的寒潮,在每个武汉人的心尖又覆上了一层寒霜。记忆中的春节是喧闹的,习惯中的元宵是团圆的,但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将无数华夏儿女囚困,我们共同遗失了这个春天。

  或许是受益于工作单位的偏远,对于疫情初期的消息少有耳闻,直到有师妹因为身体不适去了趟医院,才得知医院已经设置了专门的发热门诊,医生和护士们也都是全副武装。反过头来去追溯相关新闻,才得知源头竟是有人吃了华南海鲜市场违法销售的野味,在愤恨之余只能哀叹一声,“当真是病从口入啊!”随后一段时间,随着感染人数的不断攀升,谣言四起,恐慌的情绪在心中蔓延。恰逢春节假期,在回家的路途中,看着带口罩的人群和他们拒人千里的眼神,我才意识到一场无声的战役早已悄然打响。

  面对疫情,无数的指责、批判和的谣言,在这个信息化的网络时代中卷起漫天的风暴。在无数的声音中,我庆幸在外公家年夜饭后的聊天中,听到舅舅说要用辩证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不能一味的指责和痛骂,当时便觉得这句良言,真让人耳清目明。朋友圈里都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但是如若我们每个人都能保持足够的理性,放下我们手中给这场风暴助威的摇扇,这场恐慌的风暴是否会更快的被控制,更多的措施能更早的采取,更多的病人能得到妥善的救治,这亦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值得思考的。

  在疫情的洪水猛兽面前,首先拔剑以对的人,便是吾辈科研人的楷模,钟南山院士。首位公开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的科学家,在他之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会不会人传人,一直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是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凭借自己多年的专业知识,在普罗大众茫然无知的时候,给出了理性的判断,将时代的重责一肩挑起,星夜南下,一直奋斗在抗击疫情的前线。疫情是场战役,而护士和医生便是战场上的战士,他们逆行的脚步,一步一步踩在人们的心上,坚定而决绝的声响便是他们的战歌。但凡打战,便有牺牲,而这次疫情最令我铭记的就是李文亮医生,他是最早向外界发出病毒防控预警的人之一,这样的吹哨人却被病毒残忍的夺取死命,不免让人扼腕叹息。鲁迅先生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今,正是这些毅然逆行的身影,带领我们在黑夜中前行,燃烧自我照亮前路,让我们有无限的希冀。

  困守家中的这些日子,独处这件事就成了我最大的修行。长久以来都难以有这么一大段时光可以独处,说它是修行也不似老僧入定,道人清修,与我而言就是单纯的顺遂本心,当然大部分时间是在发呆中度过。窃以为,发呆是最幸福的事情,不用说各种世俗客套的言语,不用被平日里各种琐事催促,只用单纯的放空自我,思想就能将你带到那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当然,也会没来由的记起儒家名言,君子慎其独,然后自愧不如,更加深了对以往先贤崇拜,竟将世间的道理写的如此明明白白。虽说困守,但也并无乏趣,只是每日都会期盼疫情结束消息的到来。

  向身边的亲人传播科学的防疫方法和态度,诚心为奋战在一线的战士加油,默默在家独处修行,我想这便是吾辈人在这场疫情战役中能做到的力所能及之事。我们共同遗失的春天,待到胜利时会以更加灿烂的时光弥补我们的心房。

 

责任编辑:余玉婷